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9章 腐烂的尸体

第19章 腐烂的尸体


  “黄猫、白猫、黑猫、狸花猫猎人、侦探、老师、牺牲者。”

  走廊上传来一句男声哼唱的小调,徐天立即觉得脊背开始发凉,思彤紧紧拽住徐天的手臂,两人全都露出惊悚的眼神。

  “徐天!这个调子是……”思彤战战兢兢说道。

  “在村子里那首红红哼唱的小调!”徐天惊恐说道。

  正说话间,一个眯着眼、抱着小黄猫的男青年在门口向房间探进脑袋。“嗨!”

  “喵……喵……”小黄猫挣脱了男青年的手臂,疯了一样窜进房间,一头钻进床底下。

  “看来它和你们很亲昵。”男青年眯着眼说道。

  徐天没理会男青年,侧着身子拉着思彤的手探出门外,这时候靳老师已经不在走廊上,只剩下并排站着的七、八个服务员。

  “你在找什么?”男青年眯着眼说道。

  “你是什么人?”徐天沉着脸问道。

  “朋友,你的朋友,很欣赏你的朋友。”男青年右手食指戳了一下鼻梁。“应该是自己人,这么说应该没错了。”

  面对眼前这个奇怪的人,徐天浑身都感到非常不舒服,尤其是那种油腔滑调的语气,还有故作微笑的眯眯眼,眼前这个人让徐天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似得。

  “你刚刚哼唱的是什么调子?”徐天问道。

  “啊哈?你对我的调子感兴趣吗?这种时候你是不是应该先问问我叫什么名字?年龄、工作单位、婚否?”男青年故作诧异的样子说道。

  思彤拉了拉徐天,两人退回房间里,这时候床底下的小黄猫猛地一下扑了出来,伸出两只粉色肉垫垫抱住思彤的脚踝。

  “它很喜欢你,美丽的小姐。不对,应该是……美丽的姑娘!啊哈哈……”男青年眯着眼挠着脑袋说道。

  思彤对这样的人很是厌恶,这时候思彤脑子里突然有个人影一闪而过,这样油腔滑调的语气,还有令人厌恶的言词……

  “你……是你?”思彤顿感大惊失色。

  “美丽的姑娘似乎想起我了呢!”男青年眯着眼说道。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话?”思彤皱着眉头怒斥男青年说。“你一个大男人,说话能不能不要加尾音?那样很娘,你知道吗?”

  “哎呦!”男青年对思彤的训斥表现的很不满。“不喜欢吗?不过你身边这个人肯定喜欢,而且他从心底也想这么和你说,不过我推断,他应该没和你这么说过话。”

  “说话注意点。”徐天揪住男青年的脖领。“在我面前不要演戏,接下来怎么玩?快告诉我。”

  “真是没劲。”男青年拨开徐天的手。“游戏规则很简单,就跟这只小黄猫一样,它溜进了一个案发现场,不过从表面看来,案发现场总共有四具尸体,走廊上那具不算哦!”

  “这是什么道理?为什么走廊上的尸体不算?”

  “因为那具尸体起到的作用是了结上一轮游戏,所以不算。现在房间里这四具尸体是被射杀而死,揪出凶手就算你赢。”男青年看了看手表。“时间很紧迫,你只有半个小时。”

  徐天牵着思彤的手走到床边,一只手捂住思彤的眼睛,另一只手猛地掀起厚重的床垫,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呈现在徐天眼前。

  这具尸体被包上了保鲜膜,所以没有散发出恶臭,不过徐天用眼睛就能判断出尸体已经至少死亡了一个月之久。

  “干的漂亮。”男青年在门口眯着眼说道。

  徐天贴近保鲜膜闻了一下,然后绕到床的另一边细细观察眼前这具尸体。

  “这具腐烂的尸体和这四名学生有联系?”

  “尸体是他们在一个月前杀死的,这次他们来这里也是因为这桩案子,对不对?张彬同学。”男青年揪起倒在血泊中的张彬说道。

  张彬猛然睁开眼睛,用力咳嗽两声,沉重的身体又从男青年的手中滑落了下去。

  “鬼!有鬼!”张彬一边喊着,一边向门口爬去。

  男青年揪住张彬的臂膀,毫不费力就把张彬甩到了徐天的脚下。

  徐天蹲下检查张彬的伤势,虽然伤口还在流血,但是弩箭没有射中张彬的要害。

  “是谁射杀了你们?”徐天问道。

  “就……就是他!”张彬指着保鲜膜中的尸体说道。

  “你都看见了什么?”徐天问。

  “你们出去之后屋里的灯熄灭了,这时候床铺被掀起,那个死人站了起来,拿着十字弩向我们射杀,就是这样!”张彬惊恐说道。

  “既然灯熄灭了,你是怎么判断床铺被掀起来的?”

  “闪电!在一道闪电中看见的,黑漆漆的身体举着一把十字弩对着我们。”

  “那你为什么没事?”

  “我……我很快就趴在了地上,我不敢抬头,但还是有几只箭射中了我。”

  可是徐天在房间内并没有发现十字弩,对于张斌说的这些话,徐天也觉得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不过刚才肯定有一个人在房间里射杀了这四名学生,但是那个走出去的女同学并没有在房间里被射中,很显然,女同学就是执年太岁安排在这里的内鬼。

  徐天对张彬也很怀疑,其他三个人都已经咽气了,这个张彬之前伪装的非常好,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在装死,甚至徐天觉得,张彬就是真的死了。

  “这里……”徐天回头想和男青年说话,可是这时候门口已经没有人了,只有那只小黄猫在向走廊里张望。

  徐天本想追过去,但转瞬一想,案发现场不能没有人盯着,如果这时候追出去,势必会给张彬一个逃走的机会,因为这件案子怎么看都是张彬在作案。

  “有眉目吗?”门口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靳老师?”徐天怀疑地说道。

  “死人站起来杀人这种事,你应该不会相信吧?那就说说你的见解吧!”靳老师靠在门框上淡定说道。

  “想要侦破这起案子,只要找到凶器就能真相大白,凶手有时间从窗户丢掉凶器,我现在能走出公馆吗?”

  “有那个必要吗?”靳老师从裤兜里掏出一盒香烟,举止优雅地点燃上,深深地吸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