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29章 一家人的破绽

第29章 一家人的破绽


  现场画面让人难以忍受,思彤不敢往下看,便转过身去,徐天害怕思彤走远,紧跟着思彤向后退了几步。

  老太太全身开始哆嗦起来,徐天见情况不好,急忙把走廊上的海兰叫了进来。

  海兰扶着老太太,也害怕地哆嗦起来,两个孩子整齐躺在床上,看样子刚刚就躺在海兰身边,床上并不凌乱,徐天断定两个孩子是先被杀死,然后才被挖去双眼割去舌头,因为如果两个孩子在没有死去的情况下肯定会发出叫声,在屋子里的海兰不会不知道。

  但凶手如果是海兰,那么她就不必做得那么麻烦,可是根据徐天的经验,还有猫咪公馆之前发生的几起案子综合起来比较,凶手应该另有其人。

  孩子的父母很快被叫了过来,看见自己孩子的尸体时,海青扑上去痛哭流涕,嘴里莫名其妙地说一些比较含糊的话,徐天也听不出来海青到底在说什么。

  相比之下,孩子的父亲易帅倒是面色平静,这种情绪不应该是刚刚丧子的父亲应该有的,而且孩子还被这么残忍地对待,徐天认为易帅应该大发雷霆才对,但是他没有,依然很平静地站在床边看着痛哭的妻子和死去的两个孩子。

  海青扭头扑向易帅,用力抓挠捶打易帅。“是你杀了我的孩子,就是你!”

  易帅抓住海青的手腕,将海青一把推倒在地上。“别哭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你也别说胡话,我一直和你睡在隔壁,怎么可能杀死孩子。”

  “那就是你!”海青把矛头指向妹妹海兰。“你们俩窜通好的。”

  海兰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躲在老太太身后,紧张的情绪还没有恢复平静,徐天一直在观察这一家人,除了易帅表现的不正常,老太太也有点过于平静了,这个老太太和徐天印象里的老人一点都不同,按理说老人见到自己的后辈这样惨死,应该哭得失去意识才对,可是老太太并没有,虽然一开始表现得很害怕,但很快恢复了情绪,还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我有个疑问。”徐天问易帅说。“你们这一家人都是直系亲属吗?”

  “这是我们家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易帅连看都没看徐天一眼,张口回应说。

  “两个孩子是怎么死的你不会看不出来吧?作为父亲,你难道不想追究责任吗?”

  “追究什么?无论做什么也改变不了事实,不过事情是在酒店发生的,酒店应该承担责任,你是这里主事的吧?你别想逃。”易帅揪出徐天的脖领说道。

  “哼!”徐天扬起嘴角微笑说。“原来如此,是碰瓷的一家人,我现在怀疑这两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你们家的。”

  “注意你的嘴,反正你别想推脱责任。”易帅恶狠狠说道。

  “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如果你要追究,就去起诉我吧!”徐天镇定说道。

  “别吵了!”海青大吼一声。“就是你杀了我的孩子,就是你……就是你……”

  易帅挥起拳头准备砸向妻子,这时候突然出现一只手拉住了易帅的胳膊,徐天和思彤都吓了一跳,突然出现的人竟然是靳老师。

  “靳老师?您怎么又突然出现了?之前你去哪了?”思彤问道。

  徐天没敢说太多话,眼前这个靳老师到底是不是靳老师还不能确定,徐天拉着思彤向门口走了几步。

  “打女人可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想讹诈酒店更是不可能,你的罪行已经全部暴露在我的面前,如果你现在想抵赖,我待会也会让你心服口服。”靳老师说道。

  “靳老师?”徐天试探着叫了一声。

  “怎么?你在怀疑什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发现吗?”靳老师绽放出那毅然坚定的目光,徐天这下心里有底了。

  “我是觉得时机还不成熟,难道现在就要开始了吗?”

  “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两起案子之后还有吗?”

  “不知道,不过在走廊推理楼下的案子时,你表现得很不错。”

  “恩?”徐天微微低下头。“您看到了?”

  “这栋酒店暗藏的东西你也发现了吧?还用我多解释吗?”

  “不用您解释什么,只不过我觉得事情每次都发生得太突然,而且我不能确定哪一拨才是执年太岁派来的人。”

  “这一点我也没弄清楚,不过无所谓,眼下这一家人想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们根本就不是一家人。”徐天盯住易帅说道。“从你们进入公馆的时候我就能看出来,你们根本就不是从外面过来的,而是从后院绕过来的。”

  易帅的神情惊愕了一下,显然被徐天说中了。

  “当时我在楼梯上听到下面有声音,是两个孩子发出的说话声,可是等我出现在你们面前时,却没有再听到过两个孩子讲话,而且更让我奇怪的是,两个正处于活泼时期的男孩在那之后竟然一直都没有说过话,这就是你们暴露的原因。”

  “你说这句话有什么根据吗?”易帅质问徐天说。

  “很简单,如果你们已经在公馆外面走了很久才找到一个避难的地方,而且还是这么大的一个酒店,当时你们进来之后第一件事不应该是跟着我去找休息的房间,而是应该找吃的,最起码你们这一家人应该有人问我一下餐厅在哪里。可是你们并没有,这能说明什么呢?因为你们根本就不饿,尤其是两个孩子,如果孩子肚子饿,是绝对不会隐忍的,最起码也会跟大人讲一下。可是两个孩子也和你们一样淡定,虽然你们几个大人装出一副找到避难所的样子,但你们忽略了肚子饿这个最大的问题。如果你狡辩说皮箱里有吃的,你们根本不饿,那我也能找出你的破绽,因为外面天气非常冷,你们也从来没有要过热水。”

  “能洗热水澡还要热水干什么……”易帅刚刚说出口,就捂住了嘴巴。

  “暴露了吧?”徐天沉下脑袋说道。“你来这里之前就知道这里有热水?这里周围可都在停电,你为什么那么肯定这里会有热水?”

  “那是……那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