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7章 殉职

第37章 殉职


  “你以为李祉桐是个傻子吗?先不说你给她的降落伞只是一包塑料布,五层半的高度降落伞根本撑不开。”房间外面走来灰头土脸的靳老师说道。

  “你竟然没被烧死?”

  “我要感谢你放的这场大火,要不然我身上的绳子也不会被我挣开,你的优柔寡断注定成不了大事,你应该让李家豪直接从后面射穿我的喉咙,而不是朝我的小腿射击。”靳老师说道。

  “让你瞬间死亡岂不是失去了乐趣,再说我也很想看看那个女警探能玩出什么花样,虽然她一直在试探我,但最后还是没有对我动手,看来你们的人也不过如此嘛!哈哈哈……”

  “你也只是一个替死鬼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来历,但从你的行为举止上可以看出来,你绝对不是一个领导者。”靳老师说。

  “我是什么人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决定的,反正这一次你逃不出这里,而我将取代你,走完你的人生。”

  外面天色已经渐渐亮起,坠落在安全气囊上的李祉桐被后院的壮汉救起,旁边还有部分养猫人员,他们都已经换上了警察制服。

  “老陈他们呢?”李祉桐问。

  “已经就位了。”壮汉说。

  “看见徐天没有?”

  “已经进入猫舍了,还有那对跳下来的夫妻,也已经安置妥当了。”

  “很好!消防队通知了吗?”

  “大约五分钟后就能赶到,靳少兰那家伙不知道能不能行!”

  “不用管他,如果这点困难都无法挣脱,我们要他也没用。”李祉桐忧郁地看着楼上说道。

  这时靳老师的房间已经冒出火光,整栋楼都开始冒出黑烟,火势蔓延的速度非常快,短短八分钟,大火就已经将整栋公馆吞噬。

  李祉桐和一干人员迅速撤离,这时候远处传来消防车的警报声,不过所有人都很清楚,即使现在大火被扑灭,靳老师也很难逃出火海。

  ……

  一小时后大火被扑灭,猫咪公馆也只剩下一栋空架子,从头到尾大家都没有看到靳老师逃出火海,消防官兵搜索火灾现场后清点了尸体,算上靳老师和那个冒牌货,还有其他所有死在公馆中的人,尸体数量正好能对上。

  老陈带领手下警员堵住了猫咪公馆的逃生通道,抓捕了生还的服务员,上午八点,有关人员都被带回警局,被烧焦的尸体也正在提取检验。

  除了那些犯人和看押犯人的警员以外,其他人全都是自行回到警局的,警车装载了猫咪公馆后院的两百多只小黄猫,还有少数的品种猫,等警车开到警局时,十辆警车已经被熏染了浓浓的猫屎和猫尿味。

  把思彤安置好以后,徐天找到李祉桐,对于猫咪公馆的一夜遭遇,还有未解的谜题,徐天和李祉桐进行了探讨。

  “靳老师真的葬身火海了吗?”徐天问。

  “我不清楚,虽然那家伙事先和我说不用管他,但我觉得那种情况下应该很难逃出来。”李祉桐说。

  “老陈不是守在逃生通道吗?难道靳老师没有走出来?”

  “很显然没有,看来你很关心他。”

  “很多谜题还没有解开,通过靳老师身上的窃听器,我听到了关于那个冒牌货的身份,只可惜最后关头没有听到,那时候靳老师身上的窃听器一定被大火烧坏了。”

  “那就说明靳少兰已经被烧死了。”李祉桐一脸冷漠说道。

  “我来这里不是和你吵架的,我们互相交换线索怎么样?”徐天建议说。

  “是个好主意,你先说吧!”

  “暴风雨停下以后我和思彤去了后院,当时我用手电照进猫舍的时候不止看见了那个壮汉,而且还有老陈带领的三十名警员,当时我就明白了,老陈早就知道有冒牌货存在,他一定是听到了我和冒牌货的谈话然后假装收队,再带领手下警员杀了回来。后院猫舍的人大部分都是警察,看来你们很久以前就盯住这里了,这件事你们没告诉我,让我觉得你们根本不信任我。”徐天说道。

  “不是不信任你,而是你身边根本就不安全,难道你没发现吗?不管你做什么,都是紧跟执年太岁的身后,这就说明,在你身边有人把你的消息全部泄露给了执年太岁。”李祉桐说道。

  “不可能!警方不是和我一样吗?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怪到我头上!”徐天辩解道。

  “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事情的真相,每次你参与的案件都只抓到了作案的凶手,根本就找不到执年太岁的任何踪迹,最起码我还揪出了执年太岁的几个手下,然而你自己呢?从接触这趟浑水以来,一直都处于被动,这一点你不会不承认吧?”李祉桐说。

  “你究竟想说什么?”徐天沉下脸问道。

  “其实这一次本来没有打算安排你去猫咪公馆调查,因为我们事先都知道猫咪公馆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去了也无济于事,但是我和老陈商量,要测试一下我的想法,结果正如我所料。”李祉桐说。

  “你们怀疑思彤?这绝对不可能。”徐天说道。

  “我并没有说思彤有问题,那个女孩很单纯,但是你别忘了,如果有人接触思彤呢?从思彤嘴里套出你的信息简直易如反掌,通过思彤在你家里安装了窃听设备也不是没可能。”李祉桐说。

  “你的怀疑不无道理,关于这件事我马上着手调查,关于你和那个冒牌货的最后接触,能详细和我说一下吗?”

  “你先告诉我,在我上楼之前,楼上都发生了什么?”

  “靳老师一开始上楼的时候开了两枪,打倒了一个执年太岁的手下。后面两枪有一枪是靳老师在鸣枪示警,我听得很清楚,当时靳老师开第一枪以后对方并没有发出惨叫,第二枪应该是打中了对方,我明显听见第二声枪响以后对方发出了很艰难的呼吸声。不过在第一枪和第二枪之间,还有一个弩箭射出的声音,我很明显地听见扑通一声,应该是靳老师的腿部被射中而半跪在了地上。”徐天说道。

  “那就能说明问题了,我上楼的时候看见的那个靳少兰是个冒牌货。”李祉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