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8章 真相

第38章 真相


  天才壹秒記住『』,。

  “我有听到靳老师最后的话,那个和你在一起的靳老师确实是冒牌货,真的靳老师在火势蔓延以后利用火将身上的绳子挣脱了,然后顶着浓烟跑到四楼的房间,我不得不佩服靳老师,他确实是一名称职的警察。”徐天说道。

  “你听到的话都有什么?”李祉桐问。

  “在最后关头,那个冒牌货道出了实情,不过我只听到一半谈话。”

  “他怎么说?”

  “一直以来,靳老师出现在我们身边的次数非常少,那个冒牌货曾经混到我们身边过,这些话是在你上楼之前听到的,当时我脊背直冒冷汗!后来最后关头那个冒牌货道出了实情,他和靳老师好像是兄弟。”

  “好像?这个词可不能作为证据。”

  “我也不确定他的话是真是假,因为那个冒牌货说的话很奇怪。他对靳老师说三十年前你和我分开,结果我们的命运截然不同,我恨你,我恨你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我从火中来,所以你要从火中死去。”

  “之后呢?”

  “靳老师回答了那个冒牌货几句话,不过我没有听清楚靳老师说的是什么,那时候靳老师身上的窃听器应该被高温毁坏了,而且到了最后关头,我也没听见他们两个人有逃跑的动静。”

  “这些话很明显,那个冒牌货和靳少兰应该是双胞胎兄弟吧?”

  “我也这么认为,不过我们不知道三十年前他们两兄弟是因为什么事情分开的,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靳老师和我说过,他找到了亲生父母的资料,当年只有他一个人诞生,所以关于靳老师的身份,咱们还要仔细调查清楚才能下结论。”

  “你的推理都是正确的,我上楼之后就开始对那个冒牌货进行语言测试,我刻意对他说了几句关心的话,没想到他竟然不觉得我奇怪。要是靳少兰本尊,我要是当他的面说了那些肉麻的话,他肯定会取笑我。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就是当他从走廊的机关绕到李家豪身后时,明明有机会对李家豪开枪,结果他却故意出了漏洞让李家豪点燃了身上的煤气袋,那个举动让我证实了他就是冒牌货。还有冲进易帅夫妇的房间时,那个冒牌货朝门把手开了三枪,我们明明在楼下听到了四声枪响,如果楼上的四声枪响都是靳少兰打出的,那么他应该还剩两发子弹才对,但是他朝着门把手开了三枪,我就更加能证明,在楼上的时候有一枪是别人开的。根据你窃听到的声音来看,我推测当时楼上那最后两声枪响的真相应该是靳少兰对冒牌货鸣枪示警,然后李家豪从靳少兰身后射击了弩箭,靳少兰迅速被两人制服,然后冒牌货拿他自己的手枪朝他自己的胳膊开了一枪。随后李家豪把靳少兰转移走,那个冒牌货收缴了靳少兰的配枪走到楼梯口和我见面。”李祉桐说道。

  “你推理的有理有据,关于走廊的机关也很简单,在走廊尽头那块玻璃板后面还有空间,靠着前院一侧的房间应该是相通的,所以冒牌货才能绕到李家豪的身后。在走廊上射击女学生和小寒的原理也相同,应该都是李家豪搞的鬼。”徐天说道。

  “机关的事情调查组很快就会报告上来,而且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最让大家担心的就是靳少兰的生死,还有那个冒牌货。如果他们都死里逃生了还好,但如果有一人逃生,另一人患难,那咱们就要费一番心思去辨别真假了,尤其是冒牌货以假乱真再次出现在咱们面前,这种事情是非常可怕的。”李祉桐说。

  “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了!”老陈走过来说道。

  “怎么?DNA的比对结果出来了?”李祉桐问。

  “出来了,就是靳少兰的DNA,我已经在鉴定书上签了字,现在可以确定靳少兰和冒牌货都死了。”老陈说道。

  “怎么会这样!”徐天悲愤说道。

  “不用伤心了,你身上的窃听器还没拆掉,你们刚刚的谈话我都听到了,冒牌货曾经以假乱真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件事我也感到非常后怕,幸好没出什么乱子。”老陈说道。

  “那现在这件事情就算完了?正牌李家雨已经被逮捕,那执年太岁呢?靳少兰的孪生兄弟就是执年太岁?”李祉桐怀疑说。

  “现在谁也无法肯定执年太岁是不是靳少兰的兄弟,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是非常肯定的,执年太岁的大本营绝对不会只有猫咪公馆一处。”老陈说道。

  “对。”徐天说。“而且靳老师最后还说过,那个冒牌货看起来不像是领导者,不过冒牌货并没有承认什么,现在真的很难断定那个冒牌货是不是执年太岁。”

  “真头疼,本来我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可是他们俩的死让谜团更加难以解开了。”老陈悔恨说道。

  “不,咱们还有一个突破口,你们不要忘了海兰一家,虽然李祉桐反驳过我海兰一家不是执年太岁派来的,但是我很确定,当时海兰一家人绝对是从猫咪公馆的后门绕到前门的,一开始我以为是从后院过来的,但是后院有警方的人,这件事情就不可能成立。但是他们可以从后门绕过去,海兰一家人出现的时候我和思彤都在楼上,她们一家人没有在我和思彤的面前出现,凭这点我就可以确认。”徐天说道。

  “海兰一家人的资料我看了。”老陈说。“她们家除了海兰本人以外,其他人都有很严重的精神疾病,不过我觉得虽然海兰没有被检测出精神疾病,但是她这个人也有很大的问题。”

  “怎么说?”徐天问。

  “负责审讯海兰的警员已经把笔录给我看了,还有易帅和海青,海兰坚持说易帅和海青是亲兄妹,但是易帅和海青两人全盘否决海兰的话,最后没办法,我让法医取了易帅和海青的血液进行DNA检验,结果他们俩根本就不是亲兄妹。而且事情发展的很有戏剧性,易帅和海兰才是亲兄妹,海青是嫁给他们家的媳妇,但是海兰坚决认为她自己和海青是亲姐妹,还认为易帅是他们的亲哥哥。”老陈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