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6章 凶手的痕迹

第6章 凶手的痕迹


  夜里十一点前后,分局把另一起女孩被杀的案宗送了过来,徐天和老陈马上进入了调查。

  案宗上写明,被杀害的女孩叫王琳。

  案发时间是晚上九点至九点半之间,死因同小爽一样,被割喉致死。

  王琳的左脚被一根绳子绑住,绳子的另一端系在王琳房间内部的暖气片上,整个身子被倒吊在窗外。王琳倒吊着被割喉,在房间内部和窗台上都没有发现血迹,在王琳的脖子上也没有发现血迹被擦抹的痕迹。

  这就说明王琳是先被倒吊在窗外,然后被刀片割破了喉咙,不过从王琳的尸体状态来看,案发时王琳没有进行过挣扎,因为王琳的双手能触碰到楼下邻居家的玻璃。

  当时楼下有人在家,如果王琳敲打玻璃,那家人不会听不见,但是王琳并没有求救过。

  王琳的尸体被发现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前后了,因为十月中下旬的天气已经转凉,楼下邻居也已经关灯早睡,加上王琳家的楼层比较高,所以尸体被发现得很晚,还是王琳的母亲在室内发现的不对劲。

  法医检测过王琳的尸体,在王琳体内没有发现安眠药和麻醉剂的成分,也没有在王琳的身上发现有被麻醉枪击打过的痕迹,种种迹象表明,王琳是在神智清醒的情况下被倒吊在窗外并且被割了喉。

  作为凶器的刀片在楼下被找到,不过刀片上没有留下指纹,也没有血迹。

  “这件案子更奇怪!”徐天看着案宗说道。“如果刀片上被查出血迹,那么所有迹象都会表明王琳是自己把自己倒吊在窗外然后自杀的,因为如果王琳自己割破了自己的喉咙,无论手上还是刀片上都会留下血迹。”

  “没错,但是凶手没有把血迹擦干净了,还留下了被擦抹过的痕迹,这就是在告诉我们王琳是被他杀的。”老陈说道。

  “凶手的心思还真奇怪,小爽被杀的案件也同样,凶手明明有机会让我们觉得被害人是自杀或者把嫌疑嫁祸给别人,但是凶手并没有那样做,反而给了我们追查的线索。”

  “看来这个凶手目的不单纯,而且有点挑衅的嫌疑。”

  “分局警员的调查非常细致,而且分局的警员也调查到了小爽和白琪,只是还没来得及对小爽和白琪进行询问,就把案子移交给您了!”

  “最主要的是,分局警员并没有调查出有动机杀害王琳的人,王琳是个人缘非常好的人,平时在学校的表现也是中规中矩,不是那种会让人嫉妒的高材生,同样也不是那种被人看扁的人。从对王琳同学的调查来看,平时王琳也不是很爱表现自己,而且王琳的社交圈也非常简单。”

  “如果是这么个结果,那就只能从网络上着手了,这一点需要网警的配合才行。”

  “我现在就去联系网警,综合白琪的口供,咱们就从那个论坛开始查起。”

  “案件的切入点也只能从这里开始了,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问您。”徐天沉下脸说道。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现在我们专心侦破这两件案子就好,至于其他事情,以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老陈说道。

  “我只需要您告诉我一句话,您有参与其中吗?”徐天问道。

  老陈微微点了一下头,随后便拿着案宗和笔录走出了办公室。

  徐天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机翻看了之前下载的小说,就是执年太岁那本写了一半的侦探小说。

  “执年太岁”这四个字被徐天盯着看了很久,突然间手机响了,是思彤打来的。

  “喂!思彤……”

  “这么晚了,你还没回来吗?”

  “今晚恐怕回不去了,案件有新的进展,三言两语我也说不清,等我回去再和你细说。”

  “好……好吧!你只睡了一下午,现在应该很疲劳吧?”

  “没事!这些睡眠已经足够了,思妍陪你在家吗?”

  “恩!思妍已经睡下了,我……我睡不着。”

  “对了思彤!有件事我想问问你,你来这个城市的时候,一直到和我见面之前的那两个礼拜里,你总共见过几次靳老师?”

  “恩……我想想……大概有两三次吧!你问这件事干什么?”

  “靳老师的追悼会在这几天举行,到时候一起来参加吧!”

  “恩……好!”

  “晚上睡觉关好门窗,我明天应该可以找时间回去。”

  “恩!知道了!”

  挂掉电话以后,徐天又切换回小说的界面,看着“执年太岁”那四个字,徐天不禁扬起一丝微笑。

  老陈去了许久还没有回来,这时夜已经深了,徐天感觉有些疲乏,便趴在老陈的办公桌上打起了盹。

  在半睡半醒间,徐天的脑海里一直在重复着白琪的那句话。“我们还会再见的。”

  “我们还会再见的。”

  “我们还会再见的。”

  但是徐天脑海里的画面却不是白琪在说这句话,一直印在徐天脑海里的人物却是燕子。

  徐天感觉燕子就站在自己面前,一直在重复那句话,并且眼神对自己充满了敌意。

  “你是死亡的象征,有你在的地方就有死亡。”

  “离大家远一点,你会害了所有人。”

  “不要接近我,滚开!”

  “你这个死神,滚!”

  燕子的语调越来越凄厉,对自己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徐天在这一瞬间发现自己身边出现了很多人的面孔。有李家豪、有小爽,还有方司令、文诚、方璐、杜辉、徐福贵、徐三爷、夏兰等等。

  那些自己见证过的死亡人物一个接一个出现在徐天眼前,所有死去的人都在朝徐天瞪着眼睛,那些死去的魂魄一步一步逼近徐天,但是徐天并没有感觉到他们这些人中有冤死的灵魂。

  此时徐天想对那些人说一句,“你们都是罪有应得。”

  但是徐天始终开不了口,就好像自己的嘴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封住了似得。

  那些魂魄把徐天紧紧抓住,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是靳老师!

  “我来救你了。”靳老师微笑说道。

  徐天猛然从梦中醒来,这时候站在徐天面前的不是靳老师,而是拿着案宗和笔录回来的老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