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章 没有破绽的命案现场

第1章 没有破绽的命案现场


  初冬季节,空气枯燥。

  这一天还算风和日丽,徐天很清楚这样的天气维持不了多久,再过几天一半神州大地就要遭遇雾霾的侵袭。

  这次出门徐天准备买个加湿器,一路上徐天都在观察路上的行人,从那些人的情绪和脚步上,徐天大致可以推断出每个人的去向。

  走到商场楼下时,徐天觉得肚子有点饿,这些天思妍出差了,思彤刚刚出院还不能下厨,家里一直都没有开火,这些天都是叫外卖度日。

  为了能让思彤吃的好一点,徐天打算今天回去的时候在附近好一点的饭店打包些饭菜带给思彤。

  徐天做事总是能打好提前量,先去饭店点餐,然后再进商场买加湿器,这样子出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把饭菜拿走了。

  不过徐天好像来的有些早了,这家饭店还没有开门,徐天看了看时间,已经上午十点半,按理说饭店也应该开门营业了。

  这就没办法了,人家不开门营业就只好先去商场,可是徐天走回两步以后发现饭店前面停车场上有一辆熟悉的车子。

  那不是老陈的车子吗?

  到时间却没有营业的饭店,加上老陈的车子停在这里,徐天第一反应就是这里发生了事故。

  徐天绕到饭店后门,果不其然,老陈和李明正在后门处勘察。

  “徐天……你来的正好,快进来!”李明招呼着徐天。

  看见老陈的时候徐天略显尴尬,因为前几天在老陈车上的时候徐天和老陈发生了争执,在老陈的逼迫下,当时徐天对老陈大吼一通,那之后徐天和老陈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进来吧!来帮我们看看这个案发现场。”老陈说道。

  “你们在后门处勘察指纹吗?”徐天走过去说道。

  “是!不过什么都没发现。”老陈摇摇头说道。

  “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名年轻店员死在了后厨,死法非常蹊跷……”

  “尸体运走了吗?”

  “尸体已经运走,不过取证都弄好了,你看看。”老陈递给徐天一打照片。

  照片上的男子大约二十岁左右,四肢被缠上绳子,身体吊在厨房的吊灯上。

  不过令徐天诧异的是,这个男店员的衣装比较奇怪,他穿了一身女装,而且还是那种会让人联想翩翩的夏季女装。

  “死因是什么?”徐天问。

  “机械性窒息,身体有被殴打过的痕迹,但是……”

  “没有超越道德底线的痕迹是吗?”

  “对!看样子这个男店员像是被在别人打击报复,他身上的伤痕大多是被厨具打伤的,导致窒息死亡的原因是因为鼻子和嘴被塞进了异物。”

  “被塞进了什么?”

  “鼻子里被滴进了蜡油,嘴里被塞进一整根粗壮的胡萝卜。”

  “他的那个地方真的没有被侵害过?”

  “没有。”

  “这就很奇怪了,就算是打击报复,为何要让死者穿上女装呢?对了,您觉得女装是死者自己穿上的还是被别人强行穿上的?”

  “通过勘察来看,我认为是死者自己穿上的,因为我检查尸体的时候发现死者身上的女装穿得很正规,尤其是那两条长筒袜,如果是被别人强行穿上去的肯定不会穿得那么完整。”

  “其他资料呢?能和我说说吗?”

  “没问题。死者名叫闫安,十九岁,外县人。生前性格内向,不喜与人交谈,但闫安的行为举止都还算正常,以前并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至少在同事和家人的眼里,闫安就是那种规规矩矩的孩子。死亡时间在凌晨三点到三点半之间,当时饭店应该是没有人的,饭店老板也不知道闫安为什么会进到饭店里。”

  “只有饭店的后门被打开了是吧?”

  “没错,饭店只有前后两个门,前门晚上打烊以后就关闭了,但是后门也应该是关闭的,厨师和帮厨还有打杂的店员都可以证实,昨天晚上十一点他们下班的时候是集体从后门出去的,当时主厨亲自锁上了后门。”

  “所有人都这么肯定主厨亲自锁上了后门?”

  “哦!是这样的,这个饭店的老板对员工还不错,每天晚上员工下班的时候都会开着他的面包车送店员回家。当时饭店老板的面包车就停在后门不远处的巷口里,因为主厨就是掌管后厨一切的人,那些店员肯定会等他一会再上车,上司还没上车,属下也不好先走,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大家都能确认当时后门被锁上了。”

  “钥匙也不是谁都有的吧?”

  “只有老板和主厨有,当然也不排除有人偷了他们其中一人的钥匙拿去偷偷配一把钥匙的可能性。”

  “这个后门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吗?”

  “没有,看起来就是被正常打开的一样。”

  “有没有可能是从里面被打开的?”

  “我明白你的设想,昨天晚上闫安也跟着大家一同离开了,所有人都可以确定。”

  “那监控呢?晚上饭店内部的监控也应该是开着的吧?”

  “监控是开着的,不过很遗憾,厨房里没有监控,前台和大厅的监控没有拍摄到任何人。我也和附近的商户协调过,查看了他们店门前的监控录像,结果也是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老陈说到这里,低头沉思了一下。“是没有发现任何人!”

  “没有发现任何人?昨天案发时间段一个人都没有在附近出现过?”

  “是这样的!我也很纳闷,这里的地段还算比较繁华,平时凌晨到早上的期间总是有人从这里经过,不过昨天晚上很是反常,一个人都没有。”

  “这个饭店的后门外不是居民楼,这样一来寻找目击证人也就非常麻烦了。”

  “是啊!后面是一家倒闭了的物流公司,可以说这桩案子根本就没有目击证人存在。”

  “那就从死者的人际关系开始查起。”

  “已经查了一早上,死者性格孤僻,没什么朋友,无论是通讯记录还是网络浏览记录,都没有异常,根本找不出任何有动机杀死闫安的人。”

  “是吗?这样一来就是一桩没有任何破绽的命案现场,不过我相信所有事都是有因果的,闫安的死绝对有其原因,这个后门就是我们侦破案情的唯一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