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章 窒息游戏

第3章 窒息游戏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罪语录最新章节!

  “这个死者是……”

  徐天跟着老陈来到另一起命案现场,死者是一个非常熟悉的面孔,海兰名义上的姐夫!

  命案就发生在海兰家里,易帅四肢被绑着,像抓猪一样被吊在卧室的门上,不过也只是和饭店的被害人死法相似,易帅并没有身穿异装。

  案发时海兰在学校上课,海青还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易帅由于精神比较稳定提前出院。

  “易帅昨天刚刚办理出院手续。”老陈说道。

  “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徐天问。

  “初步勘察,死亡时间大概是清晨六点到六点半之间。”

  “死因呢?”

  “同为机械性窒息死亡,不过和闫安的死法也略有不同,易帅是被一个坠物吊在脖子上导致窒息。”

  “坠物?”

  “是一个秤砣,就是那种很古老的秤,现在已经很少使用了。秤砣孔被穿上一条绳子,绳子吊在易帅的脖子上,看起来像是在玩游戏一样。”

  “我倒是听说过这种窒息游戏,不过和易帅做游戏的人会是谁呢?”

  “案发现场并未勘察到其他人的痕迹,房间里面只有易帅自己的痕迹。”

  “这话怎么说?”

  “自打从猫咪公馆被救出以后,易帅和海青夫妇一直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海兰一直在学校住宿。”

  “也就是说将近一个月都没有人回过这个家是吗?”

  “可以这么说。”

  “一丁点别人来过的痕迹都没有吗?”

  “已经勘察过了,一个月内屋子里也积了一些灰尘,易帅昨天回来的时候没有打扫屋子,所以易帅在屋子里留下的痕迹非常明显,从勘察结果来看,屋子里只有一个人活动过的痕迹,而且范围还很小。门口处没有其他人进来过的痕迹,易帅也只是在客厅和他们夫妇俩的卧室活动过,房子里其他地方都没有被踩过的痕迹,甚至卫生间和厨房都没有痕迹。”

  “易帅昨天回来以后没有上过厕所?这有点不大可能吧?”

  “我也这么想过,确实有点反常,厕所的马桶上面也检查过,没有指纹,灰尘很明显,应该是这一家人出发去猫咪公馆之前打扫过房间。”

  “易帅昨天什么时间回来的?”

  “上午十点左右在精神病院办完了出院手续,至于易帅是什么时间回到家里的,我们也不确定。”

  “您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易帅昨天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易帅的家中也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易帅死去以后是被凶手搬回家的。”

  “我也设想过这种可能性,不过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来过的痕迹,易帅的死状看起来也不像是自己能自杀的样子。”

  “自己绑住自己的四肢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件案子不可能是自杀。”

  “可是说不通啊!房间里没有其他人的痕迹这一点真的说不通。”

  “关于这件事一定能破解开,您不要忘了庄司的姑姑死去的样子,那时候屋子里也没有其他人的痕迹。”

  “恩……”老陈陷入沉思中。“这件事有待商榷,不过这两起案子有点相似,从作案手法来看,有可能和执年太岁有关。”

  “易帅在猫咪公馆出现过,这件案子执年太岁绝对逃不了干系,不过在没有证据的时候也不能如此断定。对了,发现易帅尸体的人是谁?”

  “物业经理,因为他们家已经拖欠了一个月的物业费,听说易帅回来以后,物业经理今天早上刚刚上班就来敲门收钱,可是在敲门的同时,物业经理发现房门没有锁死,于是物业经理就把门打开了,刚开门就看见易帅吊在卧室的门上,物业经理就拨打了报警电话。”

  “房门又是半掩的?”

  “可以这么说,这一点和闫安的死亡现场也非常相似。”

  “两起命案现场都只有死者一个人的痕迹,这一点也是关键。”

  “确实如此,不过两起命案现场还是有些许不同,闫安的死亡现场并不是只有闫安一个人的痕迹,也有其他后厨人员的痕迹,只不过闫安留下的痕迹比较明显;然而易帅的死亡现场只有易帅一个人的痕迹。”

  “两者相差的并不多,闫安的死亡现场是饭店厨房,有其他人的痕迹才算正常,但是闫安的痕迹非常明显,而且闫安在厨房留下的指纹都很鲜明,这就说明凶手在传递给我们一个信息。”

  “凶手想告诉我们,昨天晚上案发时只有闫安一个人在厨房。”

  “没错!但是案子看起来又不像是被害人自杀,因为两起命案的被害人都不可能做到用那种方式去自杀。”

  “这算什么?凶手再次向我们挑衅?”

  “那就只有去问凶手才行了。”

  “两起案子的房门都是半掩的,案发现场不是密室,这样子侦破起来反而比较困难。”

  “对,密室杀人案想找出破绽非常容易,因为至今为止还没听说过有哪起密室杀人案没有被告破,但是凶手没有将案发现场密封,两个案发现场又都留了门,这次的凶手绝对不简单。”

  半小时后,海兰赶回家,徐天早就做好了观察海兰的准备,从海兰进门开始,徐天就一直观察海兰的眼神。

  迈进门以后海兰的视线直接落到徐天和老陈身上,易帅的尸体已经被搬走,海兰第一眼没有瞄易帅被吊着的地点,这一点让徐天觉得海兰应该不是凶手。

  “我姐夫的尸体呢?”海兰问道。

  “在医院,你现在算是这个家里的户主了,我建议让法医完整鉴定一下易帅的尸体,你有意见吗?”老陈说道。

  “没意见,随你们怎么办。”海兰冷漠说道。

  “那好,回头你去警局做个笔录,顺便把各项手续都签个字,你姐姐的病情非常严重,你以后就是你姐姐的监护人了。”

  “这么麻烦吗?我不想做这个监护人。”

  “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无论在法律和道德的层面上,你都应该担起姐姐的监护人这个角色。”

  “你们不是和我说过,她根本就不是我姐姐吗?”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