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1章 催眠

第11章 催眠


  徐天听到林医生的言语后,第一反应就是冲出这间书房,但还没等徐天动身,林医生就已率先出招。

  林医生对徐天使用了一招女子防身术的基本动作,不过这种以防御为主的招数并没有触碰到徐天,等徐天缓过神来的时候,林医生已经被徐天掐住脖子硬生生按压在墙上。

  “身手不赖嘛!沉睡的老虎终于醒了吗?”林医生面带痛苦说道。

  徐天急忙松开手,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徐天一点也不记得,只记得刚要往外面跑去叫老陈,之后的画面在徐天脑海里成为一片空白。

  “我……”徐天盯着自己颤抖的双手。“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咳咳……”林医生捂着喉咙咳嗽了两声说道。“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在你记忆里发生过的事情,只不过你已经忘却了那段记忆,在你现在的生活里会经常看到以前发生过的事情。”

  “不可能,我自己经历过什么事情我自己记得很清楚,我今天看到的燕子到底是谁?”

  “你已经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如果你的头脑还清醒,就不会问我这么愚蠢的问题。”

  是啊!徐天的头脑渐渐清醒过来,如果林医生是敌人,怎么可能会回答这么愚蠢的问题呢?徐天双手抱起脑袋顶在门上,此时徐天的眼睛里又开始出现了黑白画面。

  酒红色的木漆门失去了色彩,就连眼前林医生的脸都成了白色,所有景象在徐天的眼里就像是在观看黑白电视一样,在徐天的世界里只存在“黑”和“白”这两种颜色。

  “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你曾经的经历。”林医生平复了一下褶皱的衣服。“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黑……”徐天双手抱着逐渐昏厥的脑袋蹲在门口处。“黑和白……”

  “你的眼睛失去了色彩的辨识吗?”林医生半蹲在徐天面前问道。

  “唔……”徐天扬起头。“你是谁?我……我见过你。”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林医生扶起徐天。“躺到沙发上会舒服一些。”

  “不!”徐天用胳膊肘用力顶开林医生,快速扭动门把手,捂着脑袋夺门而出。

  徐天感应到的晕厥感越来越烈,跑出书房后徐天的身体开始支架不住,扑通一声摔倒在走廊的地板上。

  “眼睛……睁不开了!”徐天挣扎着向客厅爬去,这时候徐天看见一个人向自己跑来,是老陈,这个魁梧的身形徐天绝对不会认错。

  ……

  雪还没停吗?

  徐天站立在苍茫的风雪中,眼中的世界好像变大了。

  迎面走来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其实徐天也看不清是男是女,不过从哭声上可以判断出是个女孩。

  小女孩身边跟着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人,那个女人的衣服很恐怖,就像是电影里面的红衣女鬼似得。若不是女人的那头披肩长发,她看起来或许也并没有那么恐怖。

  “妈妈,我们回家好吗?”小女孩哭诉说。

  “家?”红衣女人的腔调很幽怨。“我们还没看到血,坚持走下去,说不定明年就冬天就能看到家了。”

  红衣女人牵起小女孩的手从徐天身边走过,这时候迎面又走来一对衣衫破烂的少年和少女,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穿着西装的老头。

  少年的眼神很凶,徐天不敢看他的眼睛。少女的眼神略带忧郁,她一直在偷瞄少年,徐天看得出来,少女几次三番都想去拉少年的手,可是她不敢,从少红晕的脸上可以看出,她爱慕着身旁那个少年。

  这三个人走过去以后,迎面又走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

  “徐天……徐天……”

  老陈拍打着徐天的脸大声喊叫着,当徐天醒过来的时候才发觉刚才那些画面只是一个梦。

  “陈警官……快去救燕子……”徐天的气息已经非常虚弱。

  “燕子怎么了?发生什么了?”老陈急忙问道。

  “燕子在另一座城市,她可能会死……”

  “说明白点,是不是林医生对你说了什么?”

  徐天猛然坐了起来,一旁的老陈还在发愣,刚刚那种晕厥感瞬间就不见了,徐天掐了自己的手臂一下,疼痛感非常明显。

  “陈警官,这个心理诊所有问题,我们快离开这。”徐天急促说道。

  正说话间,林医生走出书房,“刚刚进入催眠状态就跑出来了,你这个病人还真是难搞。”

  “你这家伙!”徐天借力老陈的手臂从地上站了起来。“刚刚你对我说燕子……”

  徐天还没把话说完,厨房对面的房间里走出一个穿着红色尼龙大衣的女孩,徐天定睛一看,竟然是燕子。

  “燕子?”徐天惊讶喊道。

  “怎么?见到我为什么很吃惊?”燕子还是那副忧郁厌世的眼神。“刚就听你在走廊上嚷嚷,听你的意思是要去找我吗?”

  徐天握住燕子的手,有体温,眼前这个燕子是一个大活人,可是刚刚在林医生的书房里明明看了那个没有燕子的监控录像,还有林医生说燕子会在八点二十分死亡。

  “你的病情很严重。”林医生扶正镜框说道。

  徐天闯进林医生的书房,直奔电脑桌。

  当徐天调出七点五十四分左右的门外监控画面时,徐天愣住了。

  燕子就站在老陈的车子旁,和徐天亲身经历过的画面一模一样。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徐天盯着监控画面念叨着。

  “你是不是在梦里经历了什么?”林医生走进书房说道。

  徐天已经无心听林医生说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徐天经历过的事情非常真实,到现在徐天还记得自己掐住林医生脖子的事情,当时徐天能清晰感受到林医生的体温,那一连串的事情绝对不是在做梦。

  对了,看看林医生的脖子就知道了,可是当徐天盯住林医生的脖子时却什么都没看见。

  不可能!刚刚明明那么用力,不可能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可是林医生的脖子一丁点痕迹都没留下,这不禁让徐天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