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9章 浮现的黑手

第19章 浮现的黑手


  雪后的午夜异常寒冷,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徐天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样寒冷的夜晚了。

  思彤已经坐在老陈的车中睡着了,思妍把她自己的外套盖在思彤身上,两姐妹倚靠在一起,思妍像抱着婴儿一样小心呵护着姐姐。

  见到徐天走过来,思妍把思彤放倒在后座下了车,这个寒夜来得很突然,她们都还没有来得及准备冬天的衣服。

  “道别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会把姐姐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接受治疗,很快就会回来。”思妍说道。

  “能告诉我去哪吗?”徐天瞄着被冰霜遮掩的车窗,虽然只能看见思彤的轮廓,但徐天心里的不安已经消除了很多。

  “等执年太岁归案的时候我再告诉你,这期间你会经历很多事情,不要让姐姐成为你的负担。”

  “你会陪在思彤身边吗?”

  “当然,我会寸步不离陪在姐姐身边,很遗憾不能参加这次的行动了,等执年太岁落网的时候一定要第一个告诉我。”

  “好。”

  徐天已经不想说太多话,在这里的每一秒心跳都带着一股隐隐的疼痛,那双深情的眼睛没有眨动,随着徐天缓慢的转身移动到事务所的大门上。

  转过身以后,徐天的眼睛还是微微低下的样子,幸好今夜比较寒冷,徐天觉得或许是眼眶被冻住了,其实他明白,是心被冻住了。

  李祉桐负责护送两姐妹离开,回到事务所以后并没有感觉到有多暖,反而觉得这个曾经有两姐妹欢声笑语的地方比外面更加寒冷。

  林医生也回去了,老陈的车子被李祉桐开走了,所以今晚老陈决定在事务所的沙发上凑合一宿。

  “还有五个小时天就亮了,你不介意我借你的沙发休息一会吧?”老陈说道。

  “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徐天躺在老陈的对面,闭起眼睛说道。

  “很快就会结束的,不用想太多,她们会很安全。”

  “对了,您之前调查出闫安乘坐的那辆公交车的雇主是林医生的助手,这件事情是真是假?”

  “真的!不过我还没有和林医生交涉。”

  “这件案子林医生被卷了进去,您还会相信林医生吗?”

  “话不能这么说,那个助手是林医生回国以后才招聘过来的,和林医生应该没有多大关系。”

  “那您不打算现在就提醒林医生一下吗?如果那个助手是执年太岁派去的,后果就相当严重了。”

  “不会,闫安和易帅的案子应该和执年太岁没有关系。”

  “您这么肯定?”

  “我已经调查到突破口了。”

  “邻居精神异常的王阿姨吗?”

  “对,王阿姨肯定知道些什么,街道主任给了我王阿姨的资料,给王阿姨治疗过的精神科医生也已经联系过了,王阿姨的病情不是很严重,只是因为思念亡夫过度引起的妄想症,和思彤的病情差不多。”

  “可是今天晚上思彤也说过听到了女人的哭声,这件事情不会那么巧合吧?”

  “这件事听起来确实有些巧合,不过关于王阿姨听到的女人哭声我可以断定和思彤没有关系。”

  “您是不是已经调查出易帅的死因了?”

  “我只能说有眉目,你帮我分析分析,有些疑点我还没弄清楚。”

  “把您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徐天起身去卧室拿来两床被子,顺手关了灯。

  “我今天拜访王阿姨之后又去易帅家查看了一通。”老陈说道。

  “是不是有新的发现?”徐天说。

  “易帅家明显有人进去过,在易帅家的厨房里有非常明显的痕迹。”

  “这么说,王阿姨听到的女人哭声是真的?”

  “很有可能。”

  “那您之前为什么没有对我说?”

  “我怕隔墙有耳,这种事只能在这种封闭的环境和你说,这是警察的基本素养,请你谅解。”

  “我明白,您继续说吧!”

  “当时我进到易帅家的时候闻到一股香水味,不是特别浓,是很清新的那种,从品味上来判断,应该是一个青年女性所用的香水。”

  “进到易帅家的人应该很好排查吧?”

  “没错,我和物业交涉了,查看了一楼电梯旁边的监控,一整晚都没有发现外人上过楼,而且易帅家的香水味还没有被稀释,从这一点来看,应该就在我去王阿姨家之前才有人进去过。”

  “而且那个人还非常有可能和易帅住在同一栋楼是吧?”

  “对!因为没发现过有外人进入楼内,所以进入易帅家那个人一定就住在那个单元门里面。”

  “陈警官……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我必须要反驳您一下。”徐天躺在沙发上侧着头说道。

  “怎么?你觉得我的观点不对?”老陈感到非常疑惑。

  “这件案子很明显是有人在误导您,您好好想想,怎么会有人傻到让您闻到香水味呢?”

  “那你的意思是……”

  “有人刻意进入到了易帅家,在易帅家喷上一些香水,这个罪犯的举动太白痴了,这样一来会更容易被我们追查到。”

  “我调查一晚上的成果就这么被你否了?不过我觉得你的话还是有道理的,我在王阿姨家里没有闻到那种香水味,应该不是王阿姨做的手脚。”

  “能做这种事的人肯定不会是某个邻居,而且您也没说过易帅家的门锁有被撬动过的痕迹,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我明白了!”老陈突然恍然大悟。“一定是那个喷香水的人知道我要去调查。”

  “没错!”徐天扬起嘴角说道。“那个在易帅家喷香水的人知道您要去调查,所以在您到那里之前进入易帅家喷上香水,那个人目的应该是让您觉得罪犯是个女人。还有就是门锁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这就说明那个人是用钥匙打开的房门,这个人已经浮出水面了。”

  “晚上物业经理是不在的,处理王阿姨事情的是一名保安,也是物业的值班保安,能够拿到易帅家的钥匙,上楼也不会被人觉得奇怪的人只能是那个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