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26章 梦魇之夜(记忆)

第26章 梦魇之夜(记忆)


  徐天还在心理诊所客厅的沙发上熟睡着,冰冷的客厅把徐天冻得缩成一团。

  熟睡中的徐天并没有放松身体在休息,此时的徐天正在经历着一个黑白色的世界。

  徐天深陷在积雪中,天空还在飘落着鹅毛大雪,在徐天的世界里,所有景物都变大了许多,这时候徐天意识到,又接上之前那个短暂的梦了。

  雪花的冰凉使徐天把身子蜷成一团,然而就在徐天忍受不了的时候,心理诊所中的靳老师将一床被子盖在了徐天身上。

  感受到温暖的同时,梦里的徐天也觉得好受了一些,这时候,徐天在梦里看见了折返回来的那个穿着西装的慈祥老头。

  老头笑眯眯地脱下西装披在徐天身上,少年和少女扶起徐天,少女轻轻将徐天身上粘连的积雪拍打掉,少年则拿出一个已经撕破包装的半个糖果递给徐天。

  徐天犹豫了一下,少女将糖果的包装纸撕下,把糖球塞到了徐天的嘴里。

  很甜!徐天忍不住流下眼泪,这个时候徐天想说声谢谢,可是他根本就说不出话,只能用双手比划着。

  “是个小哑巴吗?”少年冷漠说道。

  “别这么说话,你应该学会怎样礼貌地与人去沟通。”少女皱着眉头训斥少年说。

  “好啦!带上他回去吧!吃点饭暖和暖和,再送他去警局。”老头和蔼说道。

  徐天并不是聋哑人,他心里很清楚这三个人对自己的好,只是这时候的徐天有些腼腆,他说不出那谢谢两个字,因为他觉得很羞涩。

  一路上少女牵着徐天的小手,徐天看得出来这名少女一直在瞄着前方走路的少年,她还刻意去踩少年的脚印。

  雪下得越来越大了,天色灰蒙蒙的,前方的视线非常不好,老头和少年似乎刻意放慢了脚步,因为徐天的步伐迈得很小,实在有些跟不上他们。

  少女好像看出了徐天心中的苦闷,便低头对徐天说道:“不用着急,我们不是很赶。”

  徐天有些腼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回应什么话,只好羞涩地低下头继续跟着他们走。

  也不知道在大雪中走了多久,徐天对时间已经完全失去了概念,但这场白色的记忆一直停留在徐天的脑海里,尤其是白色记忆里面的三个人,他们给徐天的温暖一直都未曾被抹去。

  嗡嗡……嗡嗡……

  令人烦躁的手机震动声把徐天吵醒了,打来电话的是徐天的母亲。

  睡得迷迷糊糊的徐天赶紧滑动了接听键。

  “妈?”

  “我还以为你又熬夜呢!竟然这么久才接电话,看来你今天睡得很早嘛!”

  “额……”徐天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我半夜起来看见天气预报说你那里降温了,现在还没有供暖,注意别着凉了。”

  简短的问候让徐天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但是徐天不想跟母亲聊太久,仓促挂断了电话以后徐天觉得心里酸酸的,有些话一直挂在嘴边,但是徐天却一直都没有说出来,这么仓促地挂断电话也是因为徐天不想开口问那件事。

  刚刚挂掉电话以后紧接着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思妍的。

  徐天在犹豫要不要接听,这肯定是一个道别的电话,徐天很清楚,现在两姐妹一定在机场候机,刚刚下过大雪,飞机肯定晚点了。

  “喂……”徐天犹豫了片刻还是接听了思妍的电话。

  “徐天,对不起。”电话那边说话的竟然是思彤。

  “思彤?你好些了吗?”

  “好多了,给你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别这么说,这种事情不怪你。”

  “这是我打给你的最后一个电话,我……”

  “这不会是最后一个电话,我们还会见面的,相信我。”

  “你听着,在我说话的时候你不要停顿,就这样和我闲聊下去,说一些带感情的话。”电话那边的思彤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

  徐天心里瞬间就明白了思彤的用意,还特意翻个身遮掩住手机的屏幕,又悄悄降低了手机的通话音量。

  “我没有精神病,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不离开就会给你带来危险。你千万要小心,不要被林医生的表象给骗到,也不要相信她那套催眠记忆论。”思彤压低声音说道。

  “恩,好的,我会照顾好自己,思彤你安心在那边生活。”徐天故意岔开话题说道。

  “你没有林医生所说的那些过去,那些记忆都是林医生强加给你的,无论是靳老师还是陈警官都被她给骗了。”

  “我在这边会配合老陈追捕执年太岁,等这件事结束以后我就去接你。”徐天岔开话题说道。

  “还有就是被动了手脚的事务所,有时间你好好排查一下,我总感觉好像每一刻都被监视着一样。在你房间的书架上有一本叫做‘时间记忆’的书,里面有我给你留的一封信,你一定要快点回去看那封信,记得看完要烧掉。”

  “天气很冷,注意保暖,我这里没问题,很暖和。”徐天岔着话题说道。

  “最后就是注意身边的人,你也发现了吧?无论我们怎么努力都一直在追随着执年太岁的脚步,这一点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到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那个内鬼绝对不是我。”

  徐天刚想回话,思彤那边竟然挂掉了电话。

  这时候心理诊所里面没有开灯,徐天突然觉得脊背散发出一股凉气,回头一看,林医生正站在昏暗的走廊边缘交叉着手臂看着自己。

  “林医生?”徐天流露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在做最后的道别吗?”林医生走进徐天打开灯说道。

  “是啊!她们马上就要飞走了。”徐天面露忧伤说道。

  “不用担心,她们会过得很好。”

  “您这么肯定?”

  “那当然,老陈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

  徐天听到林医生说起老陈时,突然想到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好像看见一个老陈的未接来电。

  就在徐天拿起电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消防车路过的声音。

  此时徐天的侦探事务所已经被大火吞噬,火势蔓延的非常快,整栋大楼都已经弥漫在一片火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