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2章 先入为主

第32章 先入为主


  “在您看见王阿姨家的厨房窗户被贴上窗纸时,其实王阿姨家里面早就已经布置好了,您发现那个闫平趴在门上往外面看的动作也一定是之前就粘上去的。问题就在于厨房里面接连出现的两个黑影,因为厨房的窗户被贴上了窗纸,所以您也看不清里面那两个黑影到底是谁。还有就是闫平和保安的死亡时间,现在检测尸体的死亡时间不可能精确到分秒,如果凶手提前一分钟或者三十秒完成了行凶过程,法医是根本检测不出来的。然而那个案发现场就算是凶手提前个二十秒完成行凶都有可能,凶手目的就是找一个目击者,要不然他这一切就都白忙活了。”徐天分析说。

  “那你推测当时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陈问道。

  “凶手能做的事情就是马上点击保安,然后再按着闫平头撞到玻璃上,之后就是凶手逃离现场。”徐天说道。

  “凶手做完这三件事只要二十秒就够了?”老陈对此感到非常怀疑。

  “二十秒都算多了,如果让我去做,十秒钟就足够了,因为当时王阿姨家里根本就没有外人,凶手只需要在客厅可厨房之间跑几步就能做到这些事情。”

  “然后呢?凶手离开案发现场难道不需要时间?”

  “我什么时候说过凶手离开了案发现场呢?”

  “那你是什么意思?凶手难道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案发现场?”

  “这是躲避追捕最安全的办法。”

  “不可能!我们也不是傻子,在进入到案发现场以后就一直都有警员在,我们也仔仔细细搜查了王阿姨的家里,只要能藏人的地方都搜查过。”

  “那我能问一下,你们是什么时候搜查的房间吗?”

  “刚刚确认屋子里面有三具尸体后就开始搜查了。”

  “也就是说,在法医赶到案发现场之前你们就搜查了?”

  “是这样的。”说到这里,老陈突然又想通了一些事情。“难道凶手躲在那里了?”

  “除了那里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躲藏了,这就是咱们看不见的盲点,也是在侦破案子中最容易犯下的错误,不过归根结底,这件事情和您无关,是我们的习俗问题。”

  “没错,王阿姨的被子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在我确认王阿姨已经死了以后,唯一没有动过的就是王阿姨的被子。”老陈懊恼说道。“不过不太可能啊!如果王阿姨的被子里面有两个人的身子,我不可能看不出来。”

  “您好像还是没懂我的意思,根本就不是王阿姨被子的事。”徐天说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不会说王阿姨本人就是凶手吧?”老陈惊讶说道。

  “您觉得还会有别人吗?”徐天沉下脸说道。

  老陈突然觉得脊背发凉,一股惊悚的气息瞬间打通了全身的经脉。

  “真相已经很明显。”徐天说道。“您第一次进入到王阿姨家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被算计了,这个王阿姨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子?您在见到王阿姨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情,昨天晚上您第一次见到王阿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在场,从您第一次说上楼以后看见王阿姨家里的房门敞开着我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我们之前的推理是王阿姨为了隐藏门上没有贴对联,这条线索正对应王阿姨的精神有异常,只要往王阿姨不想让我们知道她的老伴去世上面去想,这件事情似乎就变得非常合理了。但是敞开房门这件事情也许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凶手想让您有先入为主的思想,如果您上楼以后没有看见王阿姨家里敞着房门,那么大概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您应该会先去易帅家里看看情况。王阿姨之所有把房门敞开,就是想让您进到她的家里,这样子您所看见的王阿姨就会被您认为是真正的王阿姨。之后您在王阿姨家里遭遇到的那些古怪事情也都是王阿姨策划好的,目的就是让您以为王阿姨的精神有问题,这样子您就会离开了。王阿姨年岁已高,而且社区又知道王阿姨的病情是因为思念老伴引起的,在这种情况下您只能暂时离开。”

  徐天说到这里,老陈已经彻底绝望了。

  “由于当时是晚上。”徐天继续说道。“您也只能打电话给社区的工作人员去求证王阿姨的病情,那个时间社区的工作人员早就下班了,他们来到王阿姨家也不太可能,物业经理晚上也不会上班,至于保安,这种事情我们一开始就不会想到去找保安求证,所以说您第一眼看见的那个王阿姨就被您认为是王阿姨本人,您在王阿姨家里经历了一些古怪的事情以后也求证了这件事,所以当您第二次进入到王阿姨家里的时候自然就会把床上躺着的那个死去的王阿姨当成是真正的王阿姨。”

  “那如果我当天晚上不回到易帅家里调查呢?”老陈说道。

  “这件事跟您没有关系,凶手不是一定要在您的面前演这出戏,我觉得凶手一开始应该是想在闫平面前演这出戏,但是您先上楼了,所以最后这出戏就被您看到了。”徐天说道。

  “这不是重点,最重要的事情是我被凶手耍得团团转。”老陈说道。

  “只能说凶手太狡猾,真正骗过您的还是床上那具王阿姨的尸体,其实凶手设计的这个手法也有很大的风险,如果凶手遇见的对手是我,那他就未必能成功逃脱。但是凶手遇见的对手是您这种比较有传统道德观念的人,这也算是凶手的运气。”徐天说道。

  “你可别这样说了!其实就是我太迂腐了。”老陈说道。

  “不能这样说,我在心里一直都很尊敬您,正因为您的这种处事风格,这是您的人格魅力,不能说是迂腐。”徐天说道。

  “不用安慰我了!这个错误是我犯下的,接下来就让我自己去弥补吧!趁着现在还不算太晚,凶手应该逃脱不掉。”老陈说道。

  “您打算现在就去抓捕凶手吗?”徐天问。

  “那不然呢?”老陈说道。

  “您先别急,听我把后面的事情说完,可能和您预想的有些不太一样。”徐天一副自信的样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