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3章 噩梦的开端

第33章 噩梦的开端


  “有什么不一样?难道凶手不是假扮王阿姨的那个人?”老陈怀疑说。

  “现在已经天亮了,假扮王阿姨那个人很快就会被拆穿,然而您是不是忘记那个假扮王阿姨的人已经死了?”徐天说道。

  老陈揉了揉太阳穴,接连的工作使得老陈的逻辑思维已经跟不上徐天了。

  “对,假的王阿姨已经死了,那么凶手究竟是谁?是真的王阿姨?”老陈问道。

  “真凶是在利用王阿姨来隐藏他自己,只要真凶能过得了这一关,那么王阿姨是真是假都无所谓。”徐天说道。

  “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老陈感到非常不解。

  “我之前已经对您说过了,这次出错根本就不怪您,是因为您的传统道德观念导致了失误。凶手或许可能是真正的王阿姨,也有可能是别人,不过我认为凶手应该是真正的王阿姨没错。”徐天说道。

  “我明白了!凶手是王阿姨,但是昨天晚上我看见的那个王阿姨是假的,在昨天晚上我第一次见到王阿姨的时候那个假的王阿姨在我面前演了那出戏,等我走了以后假的王阿姨就被杀了,是这样吧?”老陈说道。

  “大致应该是这个流程,刚才我询问了您是在什么时候搜查的房间,您说是在法医赶到案发现场之前,这样子正好给了真凶隐藏自己的时间。”徐天说道。

  “是啊!那种情况下任凭是谁都会先搜查案发现场吧?”老陈说道。

  “所以我说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怪您,但是传统的道德观念使得您在搜查案发现场的时候没有搜查死去的那个假的王阿姨所在的床铺,当时真凶应该就躲在床铺下面,我推测多半那个床铺是实心的木制床,这样就能在床里面掏出一个可以藏人的空间了。”徐天说道。

  “你说的差不多都对,那张床很低,床底下只能藏一只猫那种很低的床。”老陈说道。

  “是您太尊重尸体了,所以忽略了这个细节,不过没关系,我相信那个凶手应该不会逃出单元门,毕竟楼下是有监控的。”徐天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凶手是王阿姨的概率是不是太低了?如果凶手是王阿姨,那么等我们收队以后她会去哪呢?”老陈感到有些不解。

  “除了那栋楼的邻居家,应该不会去别处,现在凶手应该还在单元楼内,但是凶手到底是不是王阿姨还不好说,这件事要深入调查才行,不过我觉得能做这种事情的人应该就是王阿姨没错,不然她也骗不了小区的保安,从保安出现在王阿姨家里就能看得出来,那名保安应该是和王阿姨认识的。”徐天说道。

  “没错!还有就是杀人动机,凶手不可能没理由就杀掉一名保安,她们之间一定认识,这一点也要深入调查才行。你先在这休息吧!我还得返回去挨家挨户排查凶手!”老陈说道。

  “我和您一起去吧!正好有很多话想对您说。”徐天说道。

  老陈一刻都没有停歇,马上准备带领全队开车回到案发现场。

  当徐天走到老陈的车子旁边时,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别担心,现在车上很干净。”老陈说道。

  徐天还是有些犹豫,最后没办法,老陈只好让李明开车,老陈和徐天一同坐到了后座上。

  “和我说说林医生的事情吧!”老陈说道。

  “在这之前,我想先知道事务所起火的原因。”徐天问道。

  “现在还没调查清楚,纵火案有专案组去调查,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老陈说道。

  “这件事情很严重,昨天林医生和靳老师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徐天说道。

  “是吗?”老陈沉着头说道。

  “我应该是逃过了一劫,因为有件事靳老师之前对我有所隐瞒,我收到了一封思彤寄来的信件。”徐天说道。

  “有什么问题吗?”老陈问。

  “那封信是思彤在电话里叮嘱我要打开看的,原本思彤放在了事务所中,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封信竟然被别人取了出来,还寄给了靳老师,不过靳老师接到的并不是信的原稿。当我和靳老师对质的时候,我把原稿给靳老师看了,当时靳老师极力否认那封信是快件中给我的信件。”徐天说道。

  “靳老师偷看你的信了?”老陈说道。

  “这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在靳老师看过那封假的信件以后,也就是直到靳老师把信件交给我的这个期间,有人把信件替换成真的了。”徐天说道。

  “竟然有这种事?”老陈惊讶说道。

  “不止是这样,还有一件事情让我觉得有些蹊跷,这件事也是后来靳老师对我说的,因为我一直在怀疑靳老师对我说谎,所以靳老师才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我。”

  “是什么事情?”

  “就在靳老师接到的那封快件中,除了那封假的信件还有一封叮嘱靳老师把信件交给我的信封,本来靳老师只告诉我这快件里面有这两封信。”

  “难道还有其他的东西?”

  “对!还有一张我的黑白照片。”

  听到这里,老陈不禁打了个冷颤。

  “黑白照片?”

  “就是我的遗像,做工还很精细,是从我的一寸照片中取材冲印而成。”

  “你看见那张黑白照片了?”

  “看得很清楚,不过还有一个细节让我很在意,我的黑白照片上有一个大写的数字‘三’,这一点让我觉得很不协调,就好像被别人打上了编号的货物一样。”

  听到这里,老陈回身从后面拿过来一个东西,徐天定睛一看,竟然也是一张黑白照片。

  “收到照片的不止你一个。”老陈沉着脸说道。

  “您也收到了?这是怎么回事?”徐天惊讶说道。

  老陈的这张黑白照片上写着一个大写的“四”,徐天马上查看了照片,发现和自己那张的尺寸一模一样。

  ……

  就在此时,老陈的办公室里燃起火苗,不过还好,火势还没蔓延开来就被值班民警控制住了,除了老陈办公室里的廉价沙发以外并没有其他东西被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