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21章 噩梦的颜色

第21章 噩梦的颜色


  徐天四下看了看,窗户紧闭,而且焊接着钢筋条,又推了推四周的墙壁,没有暗门,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房间。

  “以我的认知来看,这个房间只能从正门出入,在外面有人把守的情况下不可能逃得出去。”徐天说道。

  “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从你的推断来看,当时那个逃跑的男人应该就是窜进了雪伦的房间,可是他消失了,如果他没有逃脱的可能性,那么你觉得那个男人是怎么消失的?”李祉桐问道。

  “你是来考我的吗?我还没问你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徐天问道。

  “和你一样,我也是来调查案件的,你们需要一个外援,我就是那个角色。”李祉桐说道。

  “好吧!虽然这是个完全密封的房间,但是那个男人消失的手法可以有很多种,第一个就是被我排除掉的雪伦化妆成男人,虽然理论上不可能,但是如果雪伦是一个身手矫健的人,加上有人帮她做敲门的动作,那么这个方法也不是不可能。第二个就是营业员装扮成了那个男人,只要营业员钻进卫生间,再脱掉衣服扔出窗外,外面的同伙捡起她的衣服就可以了。”徐天分析说。

  “说得非常好,不过还有一个可能性。”李祉桐说道。

  “我也想过,最后一种可能性就是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跑进旅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那个男人是一只猫或者猴子,他能迅速跳到餐馆的二楼,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正常的世界。”徐天说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个男人的存在?”李祉桐说道。

  “这不可能,餐馆里的服务员和客人都可以作证,而且现在隔壁餐馆碎掉的玻璃还没有安装,人证物证都摆在那……”

  说到这里,徐天的脑子里猛然闪过一个念头,这是个非常可怕的事件,如果李祉桐说得是真的,之前看到过的那些幻象就都能解释得通了。

  “你是来做什么的?”徐天沉下脸问道。

  “从上次靳少兰看到一些梦境之后我就一直在暗中进行调查,这件事情我现在还没有查清楚,不过我敢肯定,有人在暗地里捣鬼,你要知道我们来这里是追查什么人物的,几个营业员和食客而已,花些小钱就可以买通了,重要的是让你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李祉桐说道。

  “不可能!你在挑战我的认知吗?”徐天极力辩解道。

  “不如我们交换一下情报,你可以进来了。”李祉桐大声朝门口喊道。

  靳老师很快走了进来,当靳老师关上房门的时候,身上那股没有消散的烟味迎面扑在了徐天的脸上,这个味道徐天觉得非常熟悉,和之前询问雪伦的时候闻到的那股味道很相似。

  “怎么了?我看到你的眼神中充满了惊奇,是不是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靳老师说道。

  徐天的脑袋像是炸裂了一般,久违的那个黑白画面再次映现在了徐天的眼睛里,房间里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并且脑海里浮现出了今天早上的那一幕。

  当时徐天走进隔壁餐馆所见到的那些人都变了模样,先是吃饭的客人,都是些熟悉的面孔,而且其中还有靳老师;然后是李祉桐的服务员身份,再往里面走去就是后厨,两个中年女厨师也都变了模样,她们身上穿得是警服。

  徐天一边往门口走着,一边握着手机给老陈编辑短信,就在徐天走到门口的时候,靳老师突然冲了过来,可是靳老师往门口冲过来只是虚晃一枪,他真正的目标是踢碎窗户跳出去。徐天跟着靳老师的脚步冲进了这个旅店内,站在前台附近做出一些列推理之后走到雪伦的房间敲开了门。

  当雪伦打开房门之后,迎面扑来的就是靳老师现在身上的香烟味道。

  “你在挑战我的认知吗?”

  “不可能!”

  和李祉桐的所有对话都在脑海里重复了一遍,这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最终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从一开始徐天就陷入了警方布置的迷局里。

  画风突然一转,时间好像倒流回清晨时分,徐天在巷子口查看康玉良的车子,根据车子停靠的位置,徐天推断出车底下的人应该逃到了巷子里。

  就在徐天准备往巷子里面走去时,他记得自己当时做了一个动作,为了确认车底下确实藏过人,徐天俯身往车子底下看了一眼。

  就是那个瞬间,徐天的记忆里原本是没有这个画面的,车子底下确实有东西,就是那个出现了三次的碧绿色眼睛的玩偶。

  往车子底下看的时候,徐天好像看见了玩偶在对他微笑,那股阴森的笑容使徐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此时站在李祉桐和靳老师中间的徐天抱着脑袋半蹲了下去,这时候徐天的脑袋比刚才更加混乱,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正在顶替原本的记忆,到底哪个才是真的?虽然徐天的脑子还没有完全糊涂,但是他已经分辨不出哪段记忆才是真的。

  见到徐天的面色十分痛苦,李祉桐赶紧掐断了床头柜上燃烧的香火,靳老师拉着徐天走出了旅店,到了外面徐天才感觉到舒适了一些。

  “怎么样?你刚才看到了什么?”靳老师问道。

  “我的记忆发生了改变,但我还是不相信刚才看到的那段画面,我没有在康玉良的车子底下看见过玩偶,我在隔壁餐馆看见的那些人也不是警察,这些认知我都有所保留。”徐天说道。

  “你看到的这些是你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东西,你在恐惧那个出现在案发现场三次的玩偶,你也在恐惧着我们,因为你心里面对我们有所怀疑,这就是你恐惧我们的原因。”靳老师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看见那些东西?”徐天问道。

  “我们都陷入了同一个泥沼,你所看过的那些画面我也曾看过,不过并不是现在,那是我很小的时候了。”靳老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