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29章 噩梦的手记

第29章 噩梦的手记


  徐天摊开泛黄的笔记本,在两页看不懂的文字之后便进入到了正规的字体。

  这一页的第一行只有一个“方”字,徐天判断这些字应该是方司令所写。

  我们已经安定下来了,我留下这段文字的目的是想让我方家的后人铭记这段历史,如果有一天我发生不测,我希望后人能够看到这些文字。

  虽然我们已经在此落脚,但我感觉那个人的阴影还残留在我们家中,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

  来这里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好多奇怪的事情,土地庙被焚烧,整个晚上全村的家犬叫个不停。

  村里人说这不是好兆头,我知道他们心里想得是什么,他们想让我们方家人搬离这里,但是我们家养着七十名退役士兵做家丁,他们每人手里都有两杆枪,可能对他们来说,我们方家是个威胁,但我确实没有恶意。

  第二天一早,全村的狗都死了,让我觉得蹊跷的是,每条狗的身上都有一个弹痕,我让管家检查了弹头,那不是我们家的人干的,可是我们全家上下几十张嘴也说不清,老百姓不会听我们解释,他们也不会分辨弹头的事情。

  可惜徐先生没有跟来,于是我决定写一封信寄给徐先生,可是这封信的内容不能太直白,不然会害了身在大上海的徐先生。

  这里虽然距离上海滩不算远,但是……

  读到这里,徐天和老陈忽然一惊。

  “这是什么意思?村子距离民国的上海不算远?”老陈惊讶说道。

  “如果这个笔记本是真的,那方璐就是在说谎,不过这个笔记本上面记载的内容也让我觉得有疑点,当年整个平原地区都沦陷了,方司令如果想找一个安稳的地方,肯定不会选择距离上海很近的地方。”徐天说道。

  “那也未必,你想想,当年方司令逃跑的时间应该是北伐军征战的年代,后期的事情方司令怎么可能会预料到?而且那时候北伐军的势力非常强劲,我们祖国的强大军队在那个年代还没有展露太多拳脚,可以说那个年代完全是民国的势力,方司令更加不可能会预料到后期整个国家都会成为战场。”老陈说道。

  “有道理,不过这个距离民国的上海很近的村子应该是在江浙沪一代吧?”徐天说道。

  “继续往下看吧!”老陈说道。

  两人继续阅读笔记。

  但是现在外面比较混乱,我不知道信件能不能邮寄过去,想了又想,我派出最信任的小儿子去上海找徐先生。

  在我儿子还没回来的期间,村子里接连发生怪事,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他们就是想把我们方家人赶出去。

  最终还是被我预料到了,他们把魔爪伸向了我们家,楠楠已经怀着我们家的孩子,都怪我没能保护好她,那些人这是想要我方建业断子绝孙,我不会原谅他们。

  几天后村子安静了,不过我感觉方家的怪事依然没有解除,就在今天晚饭之前我还在院子里看见了一个吊死鬼。

  这件事家里人都不知道,我亲自解下了那个吊死鬼,那根本就不是人,只是一个布偶。这样的布偶已经出现在我们家很多次了,它那双碧绿色的大眼睛极为吓人,无论我从哪个角度去看它,都感觉得到它一直在盯着我看。

  村子里应该已经没有人了,不过我并不相信鬼神之说,一定还有其他人生还了下来。

  “陈警官……”徐天身上的汗毛突然竖了起来。“那个布偶的描述怎么和火灾中的玩偶一模一样?”徐天说道。

  “这……我有点怀疑这个笔记本的真假了,给我的感觉更像是凶手故意留给我们看的东西,几十年前和现在同时出现了玩偶预示杀人?这不科学。”老陈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个笔记更像是凶手故意留下误导我们的东西,凶手应该是想设计成模仿杀人,可是至今为止除了受重伤的海兰以外,留下玩偶的火灾现场并没有死过人。”徐天说道。

  “赶紧让村长辨别这个笔记本的真伪。”老陈说道。

  两人马上叫了一辆出租车,一路赶往酒店。

  坐到出租车上以后,徐天还是忍不住继续往下看。

  “你还要看?”老陈问道。

  “不管是真还是假,这个笔记本都有价值,是真的最好,如果是假的,那这里面一定有凶手留下的破绽。”徐天说道。

  “后面还有吗?”老陈问道。

  徐天翻了翻,方司令写的文字已经没了,不过后一页有一个徐字,下面的字体明显和前边的不是同一个人。

  “转变成另一个人的书写了。”徐天说道。

  “快给我看看!”老陈夺过笔记本说道。

  “这应该是那个徐先生写的吧?第一行的信息量就非常巨大。”徐天心有余悸地说道。

  “看来方司令还没有写完那些文字就已经遇害了,是二少爷找来了徐先生?”老陈说道。

  “如果上面写得都是真的,那应该就是如此,这个徐先生应该就是帮助方司令一家逃亡的那个侦探,我真想知道他的名字。”徐天说道。

  正说话间,突然间出租车司机踩了一个急刹车,幸好徐天和老陈习惯性地系上了安全带,不过徐天和老陈还处于愣神中,突然间一辆摩托车冲撞了过来,徐天那一面的车窗直接被撞得粉碎。

  紧接着老陈这边出现一个轮着大锤子的人,那个人二话没说,抡起大锤子就开始击打车窗。

  这两个人全都穿着一身黑色皮革衣服,头上也都带着头盔,这身打扮和康玉良描述的那两个向海兰泼液体的人非常相似。

  这种时刻老陈也不能惯着那两个人了,掏出配枪朝两边打出两声警示枪,骑摩托车撞击徐天那一面的人调头骑车走掉了,不过这个轮大锤子的人还在继续敲打老陈这边的车门。

  “陈警官,快下车!”徐天踹开车门拉着老陈说道。

  老陈下车后那个轮着大锤子的人狠狠砸了一下车顶,老陈第三次鸣枪示警,不过并没有起到作用,就在那个人轮着锤子从车尾处绕过来的时候,老陈一枪击中了那个人的手臂,随后又听见一声枪响,那个人立即瘫倒在了地上。

  老陈还在纳闷,自己明明只开了一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