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章 健谈的少女

第3章 健谈的少女


  “你的腰带还没系呢!还有我这个扣子,你快帮我扣上。”

  那间客房里突然闯出来一名少女,看起来有十八岁左右的样子,身上穿着复古风的汉服。

  徐天这才放下心来,看来他们确实是在穿着玩,不然徐天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呢!

  也不能怪徐天多想,因为这里的建筑太有复古感了,还有陈先生和小东之间的主仆关系,这不得不让徐天觉得仿佛置身于解放前一样。

  那名少女看见徐天一行人的时候略显尴尬,脸色变得通红,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值得羞羞地跑出了花园。

  刚进到房间没一会,小东就带着五、六个人端着晚饭过来了,招待徐天他们的晚饭非常丰盛,清一色全是海鲜,而且陈家出手非常阔绰,海参都是用大盆装的,还有各种名贵海鲜,分量都特别足。

  “这么多……我们吃不完的。”徐天说道。

  “没关系,吃不完放在这里就行了,一个小时以后我们来收拾桌子,天色已经很晚了,今天陈先生就不能招待你们了,明天早上八点你们起床收拾好就行了,大约早上七点半的时候会把早餐给你们送来,我建议你们七点左右起床,因为陈先生不喜欢懒床的人,即使是客人……”小东说道。

  “知道了,你就不用忙活了,吃完以后我们把没吃完的东西送回厨房就行。”徐天说道。

  “这不可以的,陈先生知道了会责罚我们的。”小东说道。

  “对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这里为什么还有这种主仆关系?”徐天问道。

  “我之前说过啊!我们这里地势太高,平时基本上是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历年以来我们过得都是这样传承下来的生活,您也不要见怪,反正对待客人,我们都是很友好的。而且这里以后要被开发成旅游区,我们草岗村是唯一可以不用搬迁的村子,这种生活恐怕还要持续下去的。”小东说道。

  “好了,你也去休息吧!不用照顾我们,我们可以自理。”徐天说道。

  打发走了小东之后,四个人马上开始大吃起来,从昨天早上登岛之后就没吃过饭,已经接近四十八个小时没有进食了,加上走了三个多小时的山路,四个人的体力都已经透支了。

  咚咚咚……

  徐天正在啃螃蟹呢!这种时候有人来敲门是很不爽的事情,不过还没等有人应声,房门已经被打开了。

  进来的人是刚才看见徐天他们以后羞涩跑掉的小姑娘,她已经换上了便装,穿着打扮还是很时尚的。

  “你们在吃饭啊!我可以进来吗?”小姑娘带着尴尬的腔调说道。

  徐天心想,你的脚步已经迈进来了,这话不是多此一举吗!

  “有什么事吗?”徐天放下手中的螃蟹腿问道。

  “内个……”小姑娘有些扭扭捏捏的。“刚才你们看到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对我姐姐提起?”

  “你姐姐是陈先生吗?”徐天说道。

  “恩!”小姑娘点点头。

  “我们不会说的,不过我倒是想打听一下陈先生的事情,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徐天说道。

  小姑娘很娴熟地搬了一把小凳子做到桌子旁,她倒是很不客气,拿起桌子上的海鲜就往嘴里送。

  “我姐姐是个很古怪的人,不过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自从去内陆念了几年书回来之后,就变得像个冰冻人似得,也不会笑了,说话都一股冷冰冰的样子,不过管起我来倒是一点都没变。”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娇娇就好了。”

  “我觉得你不像是在这里长大的人,你和这里的人有些不同。”

  “你说对了,我是在内陆长大的,四年前才回来长住,这里实在太无聊了,要不是我爸妈已经去世了,现在我肯定住在内陆的海景房里过着富足的生活呢!”

  “是你姐姐让你回来的吗?”

  “当然啊!她表面上说是担心我的安全,但是我知道,她其实……算了,对了,你们是来做什么的?这里已经好久没来客人了,你们是从内陆来的吧?现在外面发展成什么样了?”

  一连串的问题把徐天给问住了,这个娇娇还是很健谈的,和她姐姐完全就是相反的性格,而且娇娇这种自来熟的性格也很讨喜,不过小艾看起来是很讨厌娇娇这种人的。

  “你一连问这么多问题,我应该先回答你哪一个?”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我叫徐天,这位是靳老师,扬琦,小艾。”徐天挨个介绍了一遍。

  “你们好。”娇娇率先把手掌伸到小艾面前,不过小艾一点反应都没有,弄得娇娇非常尴尬。

  “你认识李素清吗?”徐天漫不经心地问道。

  “素清阿姨我当然认识啊!”

  徐天和靳老师面面相觑,看来这个健谈的娇娇可以给他们很多信息。

  “那这里和李家村有什么联系呢?”

  “有什么联系?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哎!两个村子没什么往来,不过这里距离李家村是最近的,平时李家村的人去镇上都会路过我们的山下,然后我们村子里的人就会在山下摆一些小摊位之类的,不过最近几年李家村的人越来越少了,其他事情我就不怎么清楚了。

  “还是说说你姐姐吧!为什么她要我们叫她陈先生?她明明是个女子。”

  “这件事你们千万不要当面去问我姐姐,因为我们家族历代都是把家业传给男人的,可是到了我们这一代,只有我姐姐和我,本来我爸妈想把家业传给堂哥的,可是很不巧,堂哥出了事故去世了。后来爸妈又想把家业传给二叔,没多久二叔就病逝了。再后来爸妈想把家业传给文诚叔叔,可是一直都找不到文诚叔叔在哪里,到最后只好把家业传给姐姐了。”

  “文诚?你口中的文诚是什么人?”

  “据说是我爷爷的一个孩子,不过在年幼的时候就走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