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4章 推理秀开始

第34章 推理秀开始


  “我早就对你说过,我不需要你的保护。”小艾撩开帘子说道。

  “很抱歉,这一次我发现线索的时间太晚了,要不然我可能会阻止李娜娜遇害。”徐天愧疚说道。

  “那你觉得这是你作为侦探的失职,还是你被凶手耍得团团转呢?当时李娜娜遇害的时候你可是一直都和东子在一起。”小艾说道。

  “你说的没错,但是我和东子离开锅炉房之后并没有在一起,当时我先走出锅炉房,在我突然想到隔壁厨房的思妍为什么没有找我时,我就直接往厨房那边走去了,当时我还瞄了一眼锅炉房,我看见东子紧跟着我走出锅炉房,东子并没有锁上锅炉房的房门,而是把锁头挂在了房门上。”徐天说道。

  “你发现得太晚了,而且当时你还做了一件非常致命的错事。”小艾说道。

  “没错,这件事确实是我做错了,我低估了凶手的行动能力,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凶手是东子,一个可以在冷风中等待我们一天的人,他的耐力绝对非同常人。”徐天说道。

  “最主要的是东子身上没有手机,还是一个人在荒草地边上等了我们一天,这样没有娱乐生活枯燥地等待我们一整天,这绝对不是常人能够做的事情。”靳老师说道。

  “这一点就有点扯了,靳老师吐槽的太严重了点。”徐天说道。

  “那么李娜娜的遇害过程我大致已经推测到了,徐天,你现在知道你自己身上的不足点在哪了吧?”靳老师点燃一支香烟说道。

  “现在让我锻炼身体还可以,要是让我成为一个身手矫健的人还有些困难,若是在我小时候就接受训练的话……”

  徐天突然愣住了,这时候在徐天的脑海里又出现一幅幅小时候的画面。

  同样是一个暴风雪的夜晚,徐天和一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少女呆在一个狭小的黑屋子里,那个少女是谁?上一次徐天梦见这个梦时候画面终止在了少女烧掉房子以后露出一脸恐怖的微笑。

  “你又发什么愣?”靳老师家了徐天一声。

  “我……没事,咱们还是说说案子吧!当时李娜娜被杀确实是因为我,如果我的身手再矫健一点,或许我可以拯救李娜娜也说不定。”徐天说道。

  “别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凶手事先有准备,而你却对一切都不之情,在那种情况之下,你不可能会预料到凶手想要杀死李娜娜,就算你有一个矫健的身手,你也可能不会阻止李娜娜遇害的惨剧。”靳老师说道。

  “您这么说的话,我心里还能好受一点,东子利用我给他做了不在场证明,这确实是东子最聪明的一招,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在外面弄出那一排大脚印?”徐天问东子。

  “我还没听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东子阴沉着脸,憋着笑意说道。

  “那我就让你明白一下,你杀死李娜娜的步骤就是在我们离开锅炉房之后,你把锁头挂在锅炉房的房门上之后就往前院那边走去了。可是当时暴风雪下得非常剧烈,你走出五米开外之后,我几乎就看不见你的身影了,当时你并没有走到前院去,而是绕到了厨房的后面,或者锅炉房的侧面,反正只要你能登上房顶就可以了。那之后你想方设法操纵事先设计好的机关,将李娜娜杀害,而地面上的血迹是你操纵机关的结果,我说得没有错吧?”徐天说道。

  “证据呢?”东子说道。

  “别急,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咱们先说说你用的机关,如果我推理的没错,你应该是利用小艾的电脑在网上购买的一些遥控器械,如果我们现在重新去搜查厨房,一定会查到器械的痕迹。”徐天说道。

  “如果有那种器械,难道你会看不见吗?你这种说法完全就是在污蔑我。”东子说道。

  “那你敢让我搜搜你的身上吗?”徐天说道。

  “随你的便,反正你说的这些完全对应不上,我要是有那种杀人的器械,我早就把你们一个个的全都杀掉了。”东子说道。

  “你没那个胆量。”靳老师一股嘲讽的语气对东子说道。

  “你说什么?你在小看我吗?那你想试试?”东子恶狠狠看着靳老师说道。

  “你最大的败笔就是往锅炉里面放入李娜娜的尸体,还有那颗莫名其妙的人头,你被指控的杀人的证据就在那颗人头上。”徐天说道。

  ……

  此时外面的暴风雪还在刮着,犬神庙中来了两个陌生人,其中一个男青年往地上撒了几把猫粮,又往碗里倒了一些矿泉水喂给那些又饿又渴的猫咪。

  “他们应该快玩完了吧?”满脸胡茬的男人说道。

  “不好说,那要看你选中的那个小子会不会成功。”男青年说道。

  “如果这一次他不能成功,我们的计划就又往后推迟了。”满脸胡茬的男人说道。

  “您为什么不直接杀掉那个侦探和警探?之前您也有那么多机会,可是每次都没有动手,这一次他们两个在这个荒郊野村里就是两只待宰的羔羊,只要您一声令下,都不用陈家古宅里面那个贪鬼出手,我就可以帮您解决掉他们。”男青年说道。

  “我想看看被逼上绝路的聪明人会做出什么举动,还有他们那两双绝望的眼神,那一定会是一个非常令人激动的时刻。”满脸胡茬的男人说道。

  “可是您别忘了,在他们身边还有那个人在,如果在关键时刻那个人又做出令您失望的事情,恐怕这一次咱们又白玩了。”男青年说道。

  “不会的,她也没有多少时间了,现在她能做的事情只能是听命于我们,如果她再敢违抗命令,接下来四年的续命机会就没有她的份。”满脸胡茬的男人说道。

  “如果她死了,恐怕对那位大人物也是一个致命的冲击,您不怕被怪罪吗?”男青年说道。

  “神不知鬼不觉就行了,我不会那么傻的。”满脸胡茬的男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