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53章 我在哪

第53章 我在哪


  “您有一封快件。”

  “恩……我这就下去拿。”

  “那个……很抱歉,给您放在放在自动收取机里面行吗?”

  “不用,我现在很方便,已经在下楼了。”

  ……

  这是徐天印象最深刻的记忆,也是从收到两封快件的那一天,徐天和执年太岁扯上了联系。

  “就是那一天,李明拿着一个凶杀案的案宗去找我,就是从那件案子开始,我才接触到了你们。”徐天说道。

  “你冷静一点,是不是又看见那些幻象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听我的,冷静下来。”靳老师说道。

  “还有你,自从你出现以后,我就一直精神恍惚。”徐天指着林医生说道。

  “那你是在怪我吗?我可没有义务承担你疯掉的责任。”林医生说道。

  “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仅凭你一个侦探游戏的说辞就想搪塞过去,你以为能骗得了我吗?”徐天说道。

  “那你想怎样?把我当成罪犯抓起来吗?”林医生说道。

  “罪犯?”徐天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这两个字,那个孩子一直在喊着罪犯两个字。

  ……

  那个小姐姐带着徐天从火海中逃了出来,那场大火就是小姐姐放的,不过徐天记不清她是谁,只记得她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徐天不敢大声说话,只有在她心情愉悦的时候徐天才敢搭上几句话,不过也都是要吃的和水。

  小姐姐一直牵着徐天的手,她们在寒冷的大街上漫无目的走着,徐天也不知道她们要去哪里。

  徐天想问出来,因为徐天很担心自己的安危,他不知道小姐姐什么时候会把他害死。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因为徐天已经目睹很多次小姐姐杀人的事情了,之前纵火杀死的那个流浪汉不是第一个被她杀死的人。

  在恍惚的记忆中,徐天想不起来这个可怕的小姐姐是谁,是林医生吗?可是年龄不太对,林医生比徐天大八岁,可是记忆里面那个小姐姐并没有比徐天高出多少。

  “你很怕我吗?”

  不知不觉中,徐天来到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中,这里和之前那个小房子很像,不过里面的摆设完全不一样,而且这个房间里面没有炉火。

  好冷!

  徐天紧了紧棉衣,可还是感觉非常冷。

  小姐姐已经脱去了外面的花棉袄,她看起来并没有徐天那么冷。

  “放下心中的困惑,你就不会觉得冷了。”

  “我……有困惑吗?”

  “你的困惑出自你的内心,在你内心深处一直惧怕着危险来临,你害怕我,你同样也害怕你自己。”

  “我害怕自己?”

  “对,你害怕自己更多一点,因为你不知道你自己什么时候会失去自我,在你没有自我的时候就会害了你自己。”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会害了我自己?”

  “因为你的内心深处住着另一个人,那不是真正的你,你需要战胜他,只要这样才能找回你自己。”

  “可我还是不明白,我就是我,怎么可能还有另一个我呢?”

  “那是因为另一个你根本就是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人,那是你心里的另一个你,不,那不是你,你不要误解了,那是另外一个人。”

  “那我怎样才能把那个人从我的心里赶出去呢?”

  “杀了他,只有杀了他才行。”

  “可我怎么才能杀了他?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杀了他很简单,用刀子将你的心脏捅破,他自然就死了。”

  “就这么简单?”

  “对。”

  “那我会死吗?”

  “只有你心里的那个人会死。”

  “我问的是我,你告诉我,我会死吗?”

  “我说了,只要你心里的那个人会死。”

  “可是你没有告诉我,那我自己呢?心脏被捅破还能活吗?”

  “你在质疑我,你没有权力质疑我,我让你怎么做你就要怎么去做,知道了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捅破了自己的心脏,那我自己也活不了。”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我不要试,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尝试?”

  “给你刀子,快试试。”

  “不,我不要,我会死的。”

  “你不会死,你要杀死的是另外一个人,不是你自己。”

  “可是你要我捅了自己的心脏,我不要听你的。”

  “那我来帮你,不要动,只要一下就好。”

  “不!”徐天猛然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木床上。

  这是谁的房间?不是昨晚的客房。

  徐天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依然是陈家古宅,只不过徐天躺在了娇娇的房间里。

  其他人呢?都不在这里,徐天已经记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了。

  “你醒了吗?昨天的暴风雪好大哦!”

  这个声音是……娇娇?

  徐天眼看着娇娇走了进来,她还是穿着昨天那身衣服,不过脖子上多了一条白色围巾。

  “你……娇娇?”

  “睡一觉就不认识我了吗?我把房间借给你,你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这不可能,徐天反复在心里问自己,娇娇明明已经死了,昨天徐天亲眼看见娇娇悬挂在书房的门框上,还是徐天自己把娇娇放下来的。

  “快去吃早饭吧!大家都等你呢!”

  娇娇好像是回房间来取电脑的,就是昨天在柜子里面发现的那台笔记本电脑,可是徐天明明记得昨天晚上最后一次走进娇娇的房间时,那台笔记本电脑已经不见了。

  这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

  徐天马上摸索了一下周围,在床头柜上发现了自己的手机,徐天紧张地解开手机锁,日期是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上午八点钟。

  这时候徐天想起来半夜的时候曾经看过一次时间,那时候是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凌晨。

  时间没有改变,可是娇娇怎么可能还活着?

  咚咚咚……

  徐天突然听见有人敲窗户,斜眼一看,是思妍拿着除雪工具在窗外。

  “思妍?你回来了?昨天晚上你去哪了?”

  “咦?你在说什么鬼话?什么我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