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54章 循环

第54章 循环


  徐天跟着思妍和娇娇来到书房用早餐,当徐天走到前院时,发现门口那棵枯树上被钢筋戳破的痕迹也没有了,现在书房里面人声噪杂,徐天带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书房。

  “快进来,怎么起这么晚?”靳老师招呼着徐天说。

  “靳老师……您也和他们……”徐天的话说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徐天发现靳老师身旁的小艾冲自己挤了一下眼睛。

  这一桌子早餐比昨天要丰盛许多,陈婆和东子一直在忙活着,一会端着一盘菜走了进来。

  徐天仔细观察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除了眉头紧锁的小艾以外,其他人全都像没事人一样,就在这时,娇娇突然说话了。

  “扬琦哥,一会陪我出去逛逛吧!”娇娇说道。

  “好啊!”扬琦漫不经心说道。

  徐天差点把嘴里的稀饭喷了出来,看这个架势,难道娇娇今天要光明正大和扬琦出去?

  “婆婆,一会给陈帆送点早饭。”坐在主位的丹心说道。

  陈婆只是轻微点了一下头,就走出了书房。

  徐天一直在注视着丹心,昨天徐天已经亲眼目睹了丹心的尸体,现在丹心完好无损地坐在这里吃饭,而且还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如果这些人有问题就算了,现在连靳老师都是这个样子,这是最让徐天受不了的。

  徐天突然想起来手机信号的事,拿出手机一看,和昨天白天一样没有信号。

  这一切都让徐天觉得脊背发凉,对了,昨天在扬琦身上搜出了信号屏蔽器,那么今天呢?一定也要搜查一下扬琦。

  可是现在这里的人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徐天想要搜查扬琦也必须要有一个借口才行,要不然突然去搜查扬琦,怎么也说不过去。

  好不容易把早饭的时间挨过去了,丹心、思妍和娇娇走了之后只剩下徐天这一行四个人了。

  “你们……都没事吧?”徐天问道。

  “你想说什么?难道我们看起来像是有事的样子吗?”靳老师说道。

  “那么你们不觉得这一切都很奇怪吗?靳老师,您不要和我说您什么都不知道。”徐天站起来情绪激动地说道。

  “你先坐下,不止你一个人发现了不对劲,我们三个早就起来了,这个陈家的人都复活了,而且林医生也不见了。”靳老师说道。

  “不可能,尸体怎么可能会复活?咱们可不是处在异次元世界,这里是现实的世界,尸体复活这种事情您会相信吗?”徐天说道。

  “不相信也没办法,你也看到了,丹心也好,娇娇也好,还有东子和陈婆,刚才从丹心的话里面你也听到了,陈帆似乎也活了,这一切不止你解释不了,我们同样也解释不了。”靳老师说道。

  “那现在咱们就一直这样装傻吗?这可不是您的性格。”徐天说道。

  “你先不要乱来,咱们走一步看一步,我倒要看看这些人究竟是人是鬼。”靳老师说道。

  “您也看见时间了吧?”徐天说道。

  “恩,时间并没有倒流,这就说明咱们还是在现实的世界中,可是这里发生的这些事情太让人匪夷所思了,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早晨。”靳老师说道。

  “对了,你们昨天晚上都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还有,为什么我醒来之后会在娇娇的房间里?”徐天问道。

  “我也不知道,早上七点我就醒了,当时醒来的时候我在客房。”靳老师说道。

  “我也在客房,不过是靳老师把我叫醒的。”扬琦说道。

  “小艾呢?小艾在哪?”徐天问道。

  “我……睡在丹心和娇娇的身边。”小艾瞪着圆圆的眼睛说道。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她们两个都是活的?”徐天问道。

  “那你以为呢?”小艾说道。

  “我要去问问思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徐天抬起身就要往书房外面走。

  “你先等等,现在思妍是敌是友都不知道,我建议你还是保持冷静,不要把事情捅出去,刚才娇娇不是说了吗,要扬琦带她出去逛逛,等会扬琦就带着娇娇出去逛,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靳老师说道。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这一次如果进到犬神庙当中,我绝对不会再被袭击了。”扬琦说道。

  “我觉得咱们还是有必要去拜访一下方先生,您觉得呢?”徐天对靳老师说道。

  “当然要去,如果方先生也活了过来,我们或许会发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可是我觉得方先生那里会比陈家更危险,你可要做好准备了。”靳老师说道。

  “我心里也有数,现在咱们就抓紧时间分头行动。”徐天说道。

  “行什么动啊?”方先生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

  “方……方先生……”徐天惊讶说道。

  “恩……你认识我?”方先生走过来说道。

  “您……您来这里有事吗?”徐天说道。

  “你这个外来人竟然问我有没有事?我是来找丹心的,你们又不是陈家的人,凭什么质问我?”方先生说道。

  “好吧!那我去把丹心叫过来。”徐天说道。

  徐天刚要走出书房,这时候丹心突然走了进来,惊得徐天连连后退几步。

  “方先生,这么早就来陈家有何贵干?”丹心说道。

  “我是来提醒你的,不要动不动就去找我,你要记得你自己的身份,还有我们两家人势不两立的事情,你这样经常去找我,别人会说闲话的。”方先生说道。

  “您也害怕别人说闲话?我一个女人都不怕,您倒是怕上了。”丹心说道。

  “你还知道你自己是个女人?你干出来的事情可完全不像个女人,一直紧紧逼迫我在拆迁合同上签字,这可不是一个女人敢做的事。”方先生说道。

  “您的意思是女人不敢让您签合同吗?”丹心说道。

  “姐姐!”娇娇突然从外面走了过来。“和他费什么话?这个老东西一天不死,咱们就一天别想拆迁,你不用和他谈了,我看不如杀了他一了百了。”娇娇指着方先生说道。

  这个场面昨天经历过,虽然他们的台词和昨天不一样,但这种奇妙的感觉使得徐天更加惊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