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9章 孤傲

第39章 孤傲


  “没什么,靳老师如果不记得就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徐天轻描淡写地说道。

  两人正走在村路上,这时候天上零零散散飘落下一些雪花,徐天一直都没注意到,天亮以后一直都没有见到太阳,触碰到冰凉的雪花时徐天才注意到这是个昏暗的早晨。

  “又要下雪了,恐怕我们一时半会走不出这个村子了。”靳老师说道。

  “这样正好,如果能在这个封闭的村子里解决一切事情,那也是非常好的事,没有外界干扰是最大的幸事。”徐天说道。

  “你小子是不是在密谋着什么?我劝你不要乱来,如果你有什么计划,最好和我商量一下,你要知道,我可是一名警察,在关键时候容不得你乱来。”靳老师说道。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会让您难做的,不过有一件事您必须要答应我。”徐天走在靳老师前方回头说道。

  “那要看是什么事情,你可不能让我做出格的事,你知道我的身份,我不可能做出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靳老师说道。

  “没有这么严重,其实就是想让您接到李祉桐电话的时候不要告诉她这里事情的进展。”徐天说道。

  “你是害怕李祉桐带人登岛干扰你吗?”靳老师问道。

  “最好是不要让李祉桐干扰到咱们,靳老师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严重,先不说在内陆发生的那些事情,自从咱们登上这座岛以来发生的这些事,有可能会在这几天得到答案,您也预料到答案可能会影响到一些事情的进展,所以我建议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只有咱们两个守住岛上的秘密。”徐天说道。

  “你的建议很中肯,我没理由不答应你,不过咱们可要先说好,必须要按照你刚才那样的说法去做,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还是必须要联系内陆的警方。”靳老师说道。

  雪花越来越多,第二场暴雪的预兆非常明显,这时候祠堂那些村民也开始忙碌了起来,在这座资源短缺的岛上,取暖自然成了头等大事。

  没有预报的暴雪来得如此突然,大家都慌了神,有些村民的家中没有预备取暖用的柴火,所以只能临时去砍柴,可是等村民拿好用具去砍柴的时候,暴雪已经开始下了。

  徐天和靳老师走到徐先生家的时候雪已经非常大了,徐先生似乎刚刚起床,他的妻子正在给徐先生擦脸洗漱。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事件解决了吗?”徐先生问道。

  “还没有,夜里又死了五个人。”徐天说道。

  “看来你们只顾着专注于破解案件了,你们并没有做到保护好要被杀的人。”徐先生说道。

  “您的话我不太懂,我们又不是神,怎么可能预知到有人会被杀?”徐天辩解道。

  “你能说出这种话来,证明你还是不够格,首先你们已经接手了村子里面发生的案件,而且你们也知道村子里发生的案件是一起连续杀人事件,那么你们应该会想到可能会有人继续死亡,侦探的职责不只是侦破案件那么简单,如果你能阻止一场谋杀案,那么你的功劳会远远大于解开已经发生的凶案谜底。”徐先生说道。

  “您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过这种事情恐怕很难做到吧?只有我们知道凶手是什么人以后才能阻止凶杀案继续发生,而且我们还要知道凶手的基本作案动机,还有谁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被杀的目标,前面的都好说,至于谁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被杀的目标,这件事只能是我们对村子里的整个圈子都做到足够了解以后才能知晓这件事。”徐天说道。

  “那么你们没有事先调查村子里的整个圈子吗?”徐先生问道。

  徐先生这一席话顿时让徐天觉得哑口无言,因为徐天和靳老师都没有做到这一层,也难怪徐先生会怪罪下来。

  “我说徐先生。”靳老师站在门口点燃一支烟说道。“你就不要为难徐天了,有什么话直接和我们说就行了。”

  “我没什么话要对你们说,倒是你们来我家干嘛?凶杀案还没有解决,你们有什么信心来我家问话?”徐先生讥讽道。

  “您不能这样说,现在情况非常糟糕,因为村子里发生的凶杀案根本就令我们毫无头绪,我们之所以来找您,是想让您透漏给我们一些信息。”靳老师说道。

  “如果我知道信息,那就不会让你们着手案件了,你以为我会眼睁睁看着有人被杀吗?”徐先生说道。

  “可是这个村子的状况让我们觉得非常棘手,这真的是一个存在于现实中的村子吗?”徐天问道。

  “你们的怀疑毫无根据,难道你们以为会闯进一个虚构的村子中?这种话简直就是个笑话。”徐先生说道。

  “不管是笑话还是什么,总之现在我们的处境非常糟糕,您有必要告诉我们一些实锤了。”靳老师说道。

  “我说过,关于案件的事情我没有什么可以告诉你们的,如果你们还不相信,就尽管在这里躲避暴风雪吧!温室能带给你们的只有短暂的舒适,等积雪被打通以后,你们自然有了离开这座岛的契机,到时候你们将要面对的将是更加黑暗的世界。”徐先生说道。

  徐天和靳老师什么都问不出来,两人只好暂且离开徐先生的家,不过关于徐先生说的那番话,徐天还是非常在意。

  “这家伙什么也不说,而且他的身份一直让我觉得可疑。”徐天说道。

  “他的容貌和你太像了,不过说话的语气却一点都不像你,他比你孤傲。”靳老师说道。

  “不管他是什么人,总之现在咱们如果想要解开真相,这个徐先生就是唯一的突破口。”徐天说道。

  “那你为什么选择离开?继续问下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靳老师说道。

  “我并没有想过离开,但是如果咱们不走,他就不会露出真面目,现在雪下得很大,他透过窗户也看不到咱们。”徐天说着,便跑回了徐先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