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55章 楼上

第55章 楼上


  徐天决定走上楼梯,尽管靳老师劝阻了徐天,但是徐天心里总有些异样的感觉,好像觉得走上楼梯就能看见和思彤长相一模一样的那个女人似得。

  楼梯是盘旋的,从一楼处就能看见楼梯大概有六层楼那么长,整个一楼大厅也有六层楼那么高,在外面看见这个建筑是七层,也就是说除了一楼大厅以外,爬上盘旋的楼梯以后只有一层楼,这跟商场很相似。

  徐天登上楼梯的时候有注意到脚下,只有一排干固了的脏脚印,看起来只有康玉良一个人登上过楼梯。

  但是徐天觉得,如果那个女人之前一直在这个建筑里面,那么她可能不会在楼梯上留下脚印。

  为了保险起见,爬到下面的人看不见他时,徐天索性趴在了楼梯上,徐天像警犬一样闻了闻楼梯上的味道。

  可是楼梯上大部分味道都是甲醛味,还有一点腥臭味。

  甲醛应该是房子刚刚建起来没多久的原因,腥臭味是康玉良的脏脚印留下的。

  之前康玉良进来之前应该在一片很脏的地方走了很久,他的鞋子在那个地方踩到很多泥土,后来经过一段积雪之后走进了房子里面,在上楼梯的时候鞋底的积雪逐渐化开了,化开的积雪把泥土融成糊状,所以康玉良的脚印才粘在了楼梯上。

  但是徐天想闻到的味道是女人的香味,因为刚才徐天在看见那个女人的时候,明显看到那个女人没有穿鞋子,她是光着脚的。

  如果说那个女人光着脚爬上了楼梯,势必会留下香气,但是甲醛味和腥臭味太浓烈了,徐天完全闻不到其他味道。

  徐天加快脚步走上了七楼,这时候楼下的靳老师徘徊良久,感觉徐天自己上去有点不安全,于是靳老师也跟着上去了。

  率先登上七楼的徐天并没有看到康玉良,这个七楼装饰得也跟商场差不太多,楼上几乎都是没有装修的隔间,看起来就像是预备在这里开一座商场一样。

  徐天看见有些隔间里面还有堆着的水泥,走近一看,水泥还是湿的,这说明之前这里应该有工人在干活。

  徐天看了看时间,自从进了这座建筑之后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那么工人应该是他们进来之前很短一段时间内离开的。

  “现什么了吗?康玉良好像藏起来了。”靳老师走上楼梯说道。

  这时候徐天还没有走远,他一上来就没有快往前走,而是一直试探着观察每一个地方,所以靳老师走上来的时候徐天还没有走得太远。

  “这里有工人一直在干活,但是在我们进来这里前不久,工人似乎都撤出去了。”徐天说道。

  “那就说明这里一直在赶工,现在是冬季,外围的建筑基本都已经停工了,他们改成装修室内也正常。”靳老师说道。

  “这里应该不是之前就给咱们这些人准备的,像是一个临时的地点,要不然不可能楼上还没装修好。”徐天分析说。

  “在草岗村的高山上能拿得出手的地方也就只有这个建筑了,不过你说得有些道理,因为大雪封山的缘故,大家都下不去山,在草岗村这个地方想要把大家关在一个密封的空间里,在村里里面是行不通的,所以只有这里最合适。”靳老师说道。

  “李祉桐的手下带着警犬,想要让警犬搜寻到这里只要用一点手段就可以了,这样就成功把李祉桐引到这里来了,之后我们跟着李祉桐也来了,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徐天说道。

  “看来引我们过来的人对我们大家的行踪还是很了解的。”靳老师说道。

  “村民里面应该有他们的人,我们之前就觉得村子有些奇怪,除了独居的颖凤父女和徐先生夫妇以外,咱们没有见过村子里面的其他人是和妻子结伴而行的,所以那些村民肯定有大问题。”徐天说道。

  “咱们还会和老高和老马他们见面的,还有那个戏班子,现在不用担心太多。”靳老师说道。

  徐天和靳老师正说话间,突然听到一声玻璃碎掉的声音,两人赶紧沿着声音的方向跑过去。

  声音就在不远处传来,是一个没有装修完的隔间里面,当靳老师和徐天赶到那里时,现康玉良正推着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伙子到窗外。

  康玉良的动作非常利索,不过徐天仍然看见了小伙子的腰间帮着一道绳子。

  “你在做什么?推装修的工人下去吗?为什么不让他们走楼梯下去?”徐天走上前去问道。

  康玉良并没有紧张的情绪,如此镇定的康玉良让徐天感到有一层压力的感觉,这和之前在上海医院见到的康玉良完全判若两人。

  康玉良没有回答徐天的问题,而是收拾了地面上的一些工具,顺手全都抛到窗外去了。

  “喂!你砸到人怎么办?工人还都在下面吧?”徐天大喊道。

  “砸不死人,他们都往旁边散去了,没人会傻到直勾勾沿着墙面下去。”康玉良说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徐天问道。

  “工人下班了,我遣散他们,有问题吗?”康玉良答道。

  康玉良这番话说得徐天毫无脾气,现在康玉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完全不把徐天和靳老师看在眼里,可是徐天和靳老师又不能拿他怎么样,毕竟康玉良也还没有在他们面前做出违法犯罪的事情。

  至于那些腰间绑着绳子的工人,康玉良也完全可以说他们是在修理外围,毕竟工人的腰间都缠上了绳子。

  “楼下就快开饭了,今天晚上楼上可住宿的房间也非常有限,有些人要睡在没有装修完的隔间里,或者留在一楼守夜也可以,怎么样?你们两个是不是可以做出贡献的人呢?”康玉良一副调侃的语气说道。

  在这个方面,徐天和靳老师确实都可以做出让步,而且留在一楼守夜也正是靳老师心里所想的,毕竟这里都是些保释犯,靳老师心里很没有安全感。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