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76章 假设

第76章 假设


  “你跟我一起下去。”靳老师说道。

  “我还要勘察一下现场,那个人中毒的时候肯定就在聚餐之时。”李祉桐说道。

  “这么说,你相信不是我把那个人毒死的了?”靳老师问道。

  “你不会做这种事,而且我觉得康玉良也不会那么傻,他不会在你面前杀人。”李祉桐说道。

  “但是他有可能在聚餐的时候下毒,这一点可以追查一下。”靳老师说道。

  “那是当然的,每个人都有毒杀他的嫌疑,而且那个凶手还是来这里捣乱的。”李祉桐说道。

  “除了林医生以外,如果还有其他人来捣乱,那可够咱俩折腾的了。”靳老师说道。

  “怎么?你怕了?”李祉桐问道。

  “不要和我拌嘴了,赶紧给我说说当时的情况,我帮你一起分析。”靳老师说道。

  “当时大家已经快要分散了,距离那个人毒发身亡前一个小时的时候,大家应该都趴在桌子上装睡呢!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在观察其他人,可以说那个时候每个人都不可能会擅自行动,因为当时餐桌上的人太多了,又都在盯着其他人,如果凶手擅自行动,很可能会被别人发现。”李祉桐说道。

  “有可能是酒瓶里被下了毒。”靳老师说道。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我有注意到死者,他没有特定去拿哪个酒瓶子,而且我记得死者在装醉的时候拿了别人的酒瓶对嘴喝了一大口,之后酒瓶的主人又自己喝了几口。中毒反应是化学毒药,如果那个时候死者已经把毒喝进了嘴里,那么很有可能在对着别人的酒瓶子喝酒的时候把毒传给其他人。”李祉桐说道。

  “那个时候也许死者还没有中毒,不过这一点也有点说不过去,毕竟凶手看起来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凶手应该不会做这种会误杀别人的事情。”靳老师说道。

  “没错,凶手的心思非常缜密,凶手不会误杀其他人,但是凶手究竟是什么时候下的毒呢?”李祉桐说道。

  “死者接触到了谁的酒瓶子?”靳老师问道。

  “是那个黄泉的酒瓶子,死者对着酒瓶子喝了一大口,之后我看见黄泉夺过了酒瓶子,黄泉本人又对着酒瓶子喝了几口。”李祉桐说道。

  “那就不是在酒瓶子里下的毒。”靳老师说道。

  “虽然在死者的颈部发现了一个针眼,但也不能肯定死者一定就是被注射进了毒液。”李祉桐说道。

  “这一点还有待商榷,不过最好找到针管,这里的场所是封闭状态的,想要找到一个针管应该不难。”靳老师说道。

  “没用的,咱们现在没有识别指纹的工具和仪器,就算找到针管又能怎么样?如果等明天把针管拿去警局做指纹对比,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李祉桐说道。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有必要告诉你,在我和死者发生打斗的时候,他的颈部应该没有针眼。”靳老师说道。

  “你那么确定?”李祉桐怀疑说。

  “差不多有百分之八十的确定吧!而且我跟死者发生打斗的时候他的体力非常好,一点都不像有毒素在体内潜伏的样子,如果死者在几十分钟以前就被注射了毒液,那么虽然他不会马上就死去,但身体素质肯定会下降许多。”靳老师说道。

  “那我们现在假设死者是在和你打斗之后被注射了毒液,那么能够下手的人能有谁呢?”李祉桐说道。

  “我当时在阁楼上面清楚听到了死者和康玉良到楼下的时候和两个男人发生了争吵,应该就是那两个陌生的保释犯,死者除了和康玉良有过接触,剩下的就只有和那两个保释犯有接触了。”靳老师说道。

  “这三个人都不可能有机会吧针管刺向死者,按照他们之间的人物关系来看,死者应该凌驾于他们三个人之上,如果那三个属下敢用针管刺向死者,那死者应该不会坐以待毙才对。”李祉桐说道。

  “这也说得通,因为现在这里的情况对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不妙的,不管是谁拿着针管把自己刺破了,都应该会想到针管是对自己不利的东西。”靳老师说道。

  “那就说明死者没有发现他自己被刺。”李祉桐说道。

  “这不可能,徐天一眼就发现的针眼,肯定是非常显眼,有人拿针管刺向死者,死者不可能发现不了。”靳老师说道。

  “那么……就剩下一种可能性了!”李祉桐说道。

  “你不会是在怀疑我吧?”靳老师惊讶说道。

  “现在也只有死者在和别人打斗的时候有几率被针管刺到了,只有在打斗的时候可能会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刺向了自己。”李祉桐说道。

  “这一点可以略去了,我没有杀人。”靳老师说道。

  “我只是做个假设,我并没有指认你是杀人凶手。”李祉桐说道。

  “不过还有一个假设,你有没有想过死者颈部被发现的针眼可能不是被针头刺出来了。”靳老师说道。

  “你是说……针眼只是一个假象?”李祉桐说道。

  “这个假设有必要重点追查,凶手如果是个心思缜密的人,那凶手应该会产生使用障眼法来保证在作案之后不被怀疑。”靳老师说道。

  “但是这个假设有点太扯了,当时死者倒下之后我亲眼所见,死者的颈部黑起一片,从死者皮肤变黑的面积来看,针眼位置就是中心点。”李祉桐说道。

  “验尸吧!咱们俩验尸肯定比楼下其他人要好一些。”靳老师说道。

  “那你下去把尸体搬上吧!”李祉桐说道。

  “咱们一起下去就可以了,我可以继续装作瘫痪。”靳老师说道。

  “没必要了吧?现在只剩康玉良一个人了,咱们有必要害怕他吗?”李祉桐说道。

  “万事小心一点就行了,我觉得装瘫痪是有必要的,有时候装病可以让敌人掉以轻心。”靳老师说道。

  “随你的便吧!反正我不下去,你一个人去楼下验尸吧!”李祉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