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93章 被揭穿的谎言

第93章 被揭穿的谎言


  “这就是你的全部经历吗?”徐天问道。

  “差不多就是这样,这些年我一直都忘不了那只猫,我最害怕自己看见黑猫,每次不经意看见一只纯黑色的流浪猫都会让我害怕好几天,等我收到那只猫叼来的信封时,我不得不按照上面说的去做。”田慧珍捂着脸抽泣说。

  “你亲眼看见一只猫叼着信封去你家了?”徐天问道。

  “是一只纯黑色的猫,那种公寓式住宅基本都是小户型的,平时我在家的时候大多都是敞开着房门,那一天差不多也是临近傍晚的时候,我正在家里收拾屋子,一转身的时候,突然有一只纯黑色的猫叼着一个信封蹲坐在我家门口。等我看向那只猫的时候,它放下信封就跑掉了。”田慧珍说道。

  “这件事你一开始就应该告知警方,你现在说出这种没有铁证的话,我怎么能相信你?”徐天怀疑说。

  “我不敢说,这种事情太可怕了,即使我说了,警方能帮到我吗?而且那个信封里面还有一页恐吓我的说辞,我如果把关于黑猫的事情宣扬出去,那我这些年做的所有坏事都会被警方拿到证据,所以我不敢说。”田慧珍说道。

  “你有什么把柄?难道你这几年犯过罪?”徐天问道。

  “我……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坦白了,自从我辞掉学校图书馆的工作以后,我就一直在做传销的勾当。”田慧珍说道。

  “这种事情罪不至死,你能如此害怕黑猫,却没勇气向警方坦白真相,你犯下的罪过一定比面对黑猫更加可怕,你说得传销是假的。”徐天逼问道。

  “我……我……”田慧珍开始变得语无伦次。

  “赶紧说出来吧!要不然谁也帮不到你。”靳老师说道。

  “你不说也可以,我基本上已经推理出你犯过什么罪了。”徐天微笑说道。

  田慧珍心头一紧,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狠狠抓了一下裤子。

  “你并没有把全部事情讲述出来,不过真相就藏在你所讲述的这个故事里,听起来很荒诞的部分就是你想掩饰的真相。”徐天说道。

  “不……我没……”田慧珍狡辩说。

  “你的两个图书馆的同事就是你想掩饰的罪过,你说那两个同事失踪了,就连警方都没有找到她们,这一点听起来非常荒诞,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所以你才变得惧怕那只猫。如果我推测得没错,那两个同事是被你杀死的吧?”徐天沉下脸说道。

  田慧珍像是被针刺到一样,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紧张的面容变得松弛起来,脸上的恐惧开始变成惊异,皱巴巴的皮肤堆积在脸的两侧,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你把那两个人掩埋在了健身场所下面,所以你一直都害怕路过那里,那里的人越多,你就越害怕两具尸体会被挖出来,然而最让你担心的就是你掩埋尸体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只猫。你害怕猫会闻到尸体腐蚀的味道,所以你害怕,每天下班都要站在那里观察一会,上班的时候也会经常走到图书馆的南窗边看向你掩埋尸体的地方。周而复始,你越来越害怕,但是又不能马上辞职,等风声过了以后你才辞掉了图书馆的工作。等你辞掉图书馆的工作以后,之后几年你过得非常安逸,可是直到今年夏天,那只猫突然出现在了你的面前,所以你不敢违背执年太岁的杀人计划,这才是真相。”徐天说道。

  “徐天的推测都是有迹可循的。”靳老师接过话茬说道。“据我所知,那所大学的健身场所被拆除之后很快被改造成了一块菜地,本来那里是要盖一间三层高度的小楼用来做化学实验室,可是那个时候学校突然资金短缺,就把那块地租出去了,然而租到那块地的人就是一个老教授,应该就是你的母亲吧?”

  “你的母亲为了帮助你掩盖犯罪事实,就在那里开发了一块菜地,我想你们原本应该是想在那里盖一间房子的,但是没有获得批复,所以才改造成一块菜地。一个退休的老教授在学校角落开垦一块菜地,这听起来完全合理,如果你母亲在学校里面再做一些好事,这件事情就变得再合理不过了。”徐天说道。

  “可是你们的小算盘还是被别人发现了。”林医生说道。

  “没错,发现你的犯罪事实的人就是那个埋葬猫咪的女孩,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个女孩的事迹,建造学校之前女孩根本不可能会出现,那都是你编造的。女孩真正出现的时候应该是你埋葬两个同事的尸体之后,当时那个女孩一定报案了,警察也一定会来现在挖掘,但是警察肯定空手而归,要不然你早就会被缉拿归案。”徐天说道。

  “你们竟然如此聪明,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事实却是如你们说得这样,只不过最后你们说错了,警察并没有来过,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也被我干掉了。”田慧珍瞪着惊悚的双眼说道。

  “果然,你才是始作俑者。”林医生说道。

  “那林医生后来在调查的时候肯定被田慧珍发现了,所以才引出了后边那些事情。”徐天说道。

  “不,我并没有发现,那个女孩……”田慧珍浑身颤抖着跪到地上。“那个女孩被我杀死了,我就是在她的宿舍把她杀死的,那间宿舍就是一楼左侧走廊倒数第三间宿舍。”

  “什么?那女孩的尸体你怎么处理的?”徐天问道。

  “我没有处理,我杀死她之后就离开了现场,本来那时候我都已经准备投案自首了,可是学校里面一直都没有传来风声,好像从来就没有死过人似得。我本来想着在自首前去弄清楚,可是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那间宿舍死了人,于是我回到了那间宿舍,等我回去的时候,那间宿舍已经变成值班大娘的宿舍。”田慧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