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4章 匿名邮件

第4章 匿名邮件


  “这个人有明显的他杀迹象,无论是死亡的姿势还是落地窗跟前的脚印,都在把我们往他杀上引导,如果老马是凶手,那他为什么不做一个死者是自杀的现象?还有就是为什么一定要把死者杀死在自己家里?我觉得把尸体抛进大海都比杀死在自己家里要强很多。”老陈说道。

  “对老马的调查最迟明天中午就能全部查出来吧?”徐天问道。

  “差不多吧!但是也可能会晚一些,毕竟现在是元旦假期,走访会有一些难度,调查老马身边的人也要多耗费一些时间,如果有外地的受访对象,还要等收假以后才能调查,很麻烦啊!”老陈说道。

  “不排除凶手有意选择这个时间作案的倾向,这件案子关乎到执年太岁,所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老马也好,死者也好,都必须要查个明白。还有执年太岁的行踪,虽然不太可能会查到,但也尽一些力吧!”徐天说道。

  “这还用你说?现在警方已经在展开调查了,我带你来这里就是想让你看看案发现场,还有就是从现在开始,我将对你实施二十四小时保护计划。”老陈说道。

  “什么意思?您要对我寸步不离吗?”徐天惊讶说道。

  “你的安全我必须要保证,差不多明天中午以后我们就能得到老马的全部线索,还有差不多十三个小时的时间,我现在要去另一个案发现场调查,你也跟我去吧!”老陈说道。

  “另一个案发现场?还有哪里发生案子了?”徐天问道。

  “很是头疼啊!在市区里面的一个普通小区里面发生一起命案,本来这件案子是由当地警方负责的,但是案子牵扯到了我们之前接触过的人,所以我必须要去看看,你也帮我参谋参谋。”老陈说道。

  “案子牵扯到了什么人?”徐天问道。

  “上车说!大概有四十分钟路程。”老陈说道。

  上车以后,徐天这一次做到了老陈的后面。

  “究竟发生了什么案子?”徐天问道。

  “你在之前的调查中接触到一个叫做雪伦的人了吧?”老陈问道。

  “是扬琦的女友,这次的案子和她有关系吗?”徐天问道。

  “死者是雪伦的一个亲属,你相信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老陈问道。

  “执年太岁!”徐天斩钉截铁说道。

  “还不能这么早就下结论,但是这边的案件和我们之前侦办的一起密室杀人案有着很大的相似度,就是田慧珍母亲的死亡案。”老陈说道。

  “这次的案发现场是什么样的?”徐天问道。

  “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案发现场是一个老旧小区,是一户一室两厅的小户型房子,里面居住着一个年迈的老妇,这个老妇就是雪伦的姑奶奶。老妇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亡有些时日了,根据法医的检测,死者大概是半个月之前死亡的,而死者的死亡原因是被一把尖刀刺伤了肝脏。不过这一次案发现场没有那么多的灰尘,房间里干净整洁,不像是半个月没有打扫的样子。”老陈说道。

  “这说明有人在老妇被刺杀以后还进入到了案发现场?”徐天问道。

  “可以这么说,但是由于小区里面只有两个象征性的监控**,所以警方调查到的资料非常少,目前监控**里面没有拍摄到任何老妇的亲属进入到小区的情况。”老陈说道。

  “尸体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徐天问道。

  “今天傍晚时分,和海边别墅的死者死亡时间差不多,因为老旧小区里面是人工收水费的,平时老妇的家门都是敞开的,因为收水费的时间是固定在每个季度的最后一天的,十二月三十一日要收十月一号到十二月三十一号的水费。但是这一天老妇并没有打开房门,所以收水费的人就报了警,毕竟老妇的年纪大了,收水费的人也有些担心。民警到来之后强行打开了房门,结果就发现老妇死在了家中。”老陈说道。

  “那这件案子就不算是密室杀人案了,谁都有可能潜入到老妇家里吧?”徐天说道。

  “没错,两起案件都不是密室杀人案,但是老妇死亡案警方调查到的线索不多,现场勘查一度陷入了冰点。”老陈说道。

  “那你带我去那里有什么用?”徐天问道。

  “我没想带你去,但是我必须要保护你,现在你的处境比较危险,你只有跟在我身边才能让我放心。”老陈说道。

  对于老陈的这种说法,徐天也很无奈,但是这件案子如果和执年太岁有关系,那徐天就觉得非常有必要跟老陈一起进行调查。

  才走了十分钟左右,距离目的地还有半个小时呢!这半个小时不能浪费在看窗外的路灯上,于是徐天就打开手机查看新闻。

  就在这个时候,徐天的邮箱突然弹出一条推送消息,点开一看,是个陌生邮件。

  徐天还在犹豫要不要把邮件点开,就在这个时候老陈突然踩了一个急刹车,徐天在慌乱中不小心点了打开邮件。

  当邮件蹦出来的一刹那,徐天惊得差点跳了起来。

  邮件里面有一张雪伦的照片,在照片下面还写着一行字。

  “想知道老妇的死亡真相吗?答案就在雪伦身上。”

  “陈警官!你看!”徐天把手机递给老陈说道。

  “什么意思?雪伦?”老陈惊讶说道。

  “在这个时候给我发这样的邮件,明摆着我们是被人盯上了,您的车上不会被装了**吧?”徐天说道。

  “不可能,这辆车是分局的车子,我也是随便找到一名警官借来的,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合就让我借来有**的车子呢?”老陈说道。

  “这是个陌生邮件,而且明摆着和执年太岁有关系,邮件里面让我们找雪伦,可是我觉得我们不能听邮件的摆布。”徐天说道。

  “你有什么打算吗?”老陈问道。

  “让我想想!现在我心里有非常大的违和感,究竟在什么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