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5章 导语

第15章 导语


  “你手里那本旧书有很大的参考价值,你不妨先看一看,等稍晚一些我再给你补充。”小艾说道。

  “我的房间在哪?”徐天问道。

  “随便哪间都可以,为了方便起见,我建议你住我隔壁。”小艾说道。

  隔壁的房间比小艾这间要大许多,里面摆设的物品也想对奢华一点,看起来不像是孤儿院的宿舍,倒像是住宅的房间。

  走了许久的路,徐天也已经累了,冲个澡之后,徐天躺在床上开始翻阅起这本破旧的蓝皮书。

  开篇就是一个熟悉的笔迹写得一篇前导语。

  是方司令的笔迹,和徐天以前看到的笔记本上面的笔迹非常相似。

  谨以此书纪念我的爱人。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身边开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我的第一个亲人离世开始,直到我变成孤身一人,这个过程折磨了我整整二十五年。

  我没有恨过她,甚至有很多次我都是亲眼看着她夺走我身边的人,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为自己对她的纵容感到后悔。

  她有着让我放下所有东西的容颜,我的后半生全都是为她而活,不止是我的职业生涯,还有我身边所有人的性命,还有我毕生积累下来的财产,这些都将成为她的陪葬。

  写下这篇文章之后我就要离开人世了,我舍不得让她离我而去,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我舍不得离开她。

  如果我躺在冰冷的地下成为一具腐尸,那么她必须要下来陪我,从小的时候我就害怕黑暗,在黑暗中我将无所适从。

  我是个自私的人,不过比起我曾经为了她放弃的一切,我觉得自己的自私并没有什么不对。

  生前给她的所有东西,都将用她的性命来偿还于我。

  这也算是我对她的复仇吧!还有对那些为了我的自私而死去的人。

  其实……

  我后悔了,那么多的生灵因我而死,这些全都是我纵容她的结果,可是我一直都是以知错改错,不认错的态度度过这一生的,我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些死去的人。

  她和我斗争了这么多年,我知道她一直都不肯对我动手的原因。

  她想亲眼看着我孤独死去,没有人给我送终,在我临死前所能看到的,只有她那张充满嘲笑的盛世美颜。

  我不会让她得逞,这也算是我临终之前对她使的最后一计。

  当她看见我去世的时候,必定要做出她那招牌的动作,等她对着天空一阵大笑过后,她就会下来陪我了。

  想到这些的时候,我不禁有一种凄凉的感觉,如今我已念过七旬,身边却没有一个能给我放进棺木的人,等我死后,所有乡绅都会组织人来践踏我的尸体,我的身体将永远和土地融合到一起。

  我不想成为狼狈不堪的一具腐尸,所以我必须要入土为安。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放眼向窗外望去,她站在一片兰花丛里,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身姿还是那样牵引着我的心弦。

  她手里捧着一束含苞待放的兰花,远处的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她一直遥望着夕阳的方向。

  这个场景我已经看过无数次了,每次看到她这样,我都憎恨那个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

  我用了二十五年的时间都没能感动到她,直到我放弃了所有的东西以后,得到的却还是孤独终老。

  院房的夕阳被火烧云包裹着,我仿佛就是那快要落下去的夕阳,她终于能把我包裹住了,我就要成为任她鱼肉的死尸。

  她以为我在一个月以前就瘫痪在床了,但那都是我对她使用的计策。

  到现在为止,我都还能够走动,虽然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但只要扶着墙壁,我就能走在房子里面的任何地方。

  我在她最爱的菊花茶叶里面放了几颗浸过毒液的茶花,我还在她用来涂抹红唇的纸张上面涂抹了一些毒液。

  等我死后,她一定会一边喝着菊花茶,一边给她自己画上美丽的妆容。

  她会美美的和我死在一个屋檐下,等我们死后,我当然也做了最好的准备。

  半个月前我就预料到了自己的死期,如果死期将至的时候我依然没有死亡,那么我也会自行了断生命,因为我要是苟延残喘地活下去,就没有机会对她进行复仇了。

  我以侄子的身份买通了村里的一个渔夫,他会安排我的后事,我的坟墓也已经找到了,那是一个非常秘密的地方,岛民都不喜欢那里。

  她还站在外面的兰花丛里,那身衣服是那个男人为他定做的,没次她站在夕阳下的兰花丛里,都会穿着那身精湛的汉服。

  她的影子已经延伸到我的窗边,我真希望是她本人站在我的窗外,曾有无数次,我都在虚幻中看见她走向我的房间,她的笑容是那么美丽,她手捧兰花走到我的窗前,对我说,这束兰花是送给我的。

  这终归都是幻觉,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我,自从登上这座岛以后,我们从来没有交流过一句话。

  她还站在那里,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外面只有一丝光亮,但还能看见她的身子。

  这里没有闪烁的霓虹,光亮被黑夜吞噬之后,我就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子了。

  在我临死之前,我要把一切事情都坦白在这本书里,或许我写不完这本书就会死去,不过没关系,我也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有一个人会把这个故事帮我写完。

  这个人其实一直都陪伴在我身边,她知道我的一切事情,也知道她的一切事情。

  但是这个人不是我最信任的人,或许我的身体就是被她拖垮的。

  当我转过身看向屋子里的时候,她还在那里对着我微笑,仿佛是在嘲笑我的痴情。

  ……

  方司令的字体写到这里就没了,后面是印刷的字体,不过这个时候徐天才注意到,天色已经暗了下去。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这个时间,东部地区的冬季已经快要进入黑夜了。

  徐天试着看了一眼窗外,仿佛看见了方司令所描述的那个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