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55章 短暂的重逢

第55章 短暂的重逢


  就在徐天苦恼案情的时候,身边的民警已经都走下了楼,只留下徐天一个人在案发现场。

  走廊外面响起了开门声,好像是旁边的住户走出了家门,这件事徐天并没有在意,但是当一个人影站在门口的时候,徐天突然惊讶了一下。

  “靳老师?您怎么在这里?难不成……”徐天惊讶说道。

  “先不要说话,这件案子没必要查下去了,我已经等了很久告诉你的机会。”靳老师说道。

  “您该办的事情办完了?”徐天问道。

  “还没完,他们还在考验我。”靳老师说道。

  “所以……这个案子是您犯下的?”徐天问道。

  “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做杀人这种事情?”靳老师说道。

  “不是您就好,不过现在警方的处境很尴尬,没有一件案子破获成功的。”徐天说道。

  “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这些案子都是有密谋的。”靳老师说道。

  “那么您接触到执年太岁了吗?”徐天问道。

  “当然没有,我还没有被他们相信,但是那些人也没有动我,在关押了我十天之后,就把我带到内陆来执行任务了,可是警方并没有给死去的靳老师做后续处理工作,那些人还是有些心存疑虑的。”靳老师说道。

  “接收您的后续工作不是老陈他们办的,您的编制不在这个城市,当然不会有后续工作,不过这也能证明你的清白啊!”徐天说道。

  “那些人狡猾着呢!我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一切都要看他们的判断。”靳老师说道。

  “那您出现在我面前是怎么回事?您是想告诉我什么事情吗?”徐天问道。

  “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这件案子没必要查下去了,这个死者根本就是自杀的。”靳老师说道。

  “自杀?怎么可能会有人捂死自己?您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徐天问道。

  “那你说,凶手的痕迹你们有检测到吗?”靳老师说道。

  “您说的都是真的?这个死者真的是自杀?”徐天问道。

  “千真万确,他是我的一个同伙,我们俩一起进入到这栋公寓的,我们负责的任务是监视对面的一个商铺。”靳老师说道。

  “果不其然,那么你们为什么要监视对面的商铺?具体在监视哪一家?”徐天问道。

  “并不是在监视商铺的老板,我们监视的是买东西的人,不过我并不知道他要监视的是谁,所有行动都是不能告诉我的。”靳老师说道。

  “那么您出现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呢?如果您不能参与他们的行动,为什么还要让您跟着他们的人?”徐天问道。

  “这我也想问,我现在只能用他们的考验我来解答这件事情。”靳老师说道。

  “这样的解释根本就不全面,您要知道,现在的情况非常危急,而且执年太岁好像已经开始行动了,这件事您知道吗?”徐天问道。

  “我知道的信息比你们还要少,我只知道和我一起执行任务的这个同伴的事情,我现在也无暇去管其他事情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但是同伴为了完成任务牺牲在这里,他一定已经把消息传出去了,所以选择死在了这里。”靳老师说道。

  “您说的这件事情怎么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你的同伴还会用了结自己生命的方式选择保护任务?”徐天问道。

  “我之前已经有个同伴做了这样的事,你们难道没接触到吗?就是楼上那个洗浴中心的服务生。”靳老师说道。

  “您说什么?是叫高飞的那个服务生吗?”徐天问道。

  “就是他,不过高飞不是他的真名字。”靳老师说道。

  “您是说,那个人也是自杀?”徐天问道。

  “这一点我不确定,不过我肯定的是,高飞身上一直都带着毒药,那是防止任务失败使用的,但是昨天晚上我来楼下找另一个同伴传达信息之后,回去就发现高飞毒发身亡了,我当时也愣住了,后来我这个同伴告诉我高飞可能是为了任务做出了牺牲,我这才知道高飞有可能自己服下了毒药。”靳老师说道。

  “这说不通啊!怎么可能会这样?这些人为了完成任务能疯狂到这种程度?执年太岁这个家伙还能操纵别人自杀?这太难以置信了。”徐天惊讶说道。

  “令你难以置信的事情还有很多,现在是案件高发期,可以说这一切早就是策划好的,所以我想告诉你的事情就是,放下手头的一切案子,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找到执年太岁的踪迹,不要一直纠结于这些为了阻挡你们脚步发生的案子,因为这些案子的被害人有很多都是他们的同伴,这些人做起事情来非常疯狂,每个人都有牺牲的准备。”靳老师说道。

  “那您呢?您也要随时做出牺牲吗?”徐天问道。

  “我当然不是,我现在的身份是有利用价值的,虽然他们没有告诉我,但我又不是任他们宰割的那种人,我当然观察到一些端倪,这些人把我带来好像是有其他目的,我目前还没收到让我做其他事情的指令,不过我相信,指令很快就会来了。”靳老师说道。

  “那您可要当心了,如果出现危险,抽身才是第一位的。”徐天说道。

  “你不用为我担心,现在你们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尽快找到执年太岁的踪迹,执年太岁正在和你们打持久战,你也应该看出来了吧?”靳老师说道。

  “我是有一点这种感觉,不过我还是有点想不明白,执年太岁这么做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现在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执年太岁一定在剑指某件事或者某个人,他们在策划一件重大事情,在执行这些事情的时候不得不做出这些小案件来吞噬警方的精力,这是我目前唯一察觉到的动向。”徐天说道。

  “你的分析没有错,我该说的都已经和你说了,接下来你要帮我做一件事。”靳老师说道。

  “您要我帮您脱身吗?”徐天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