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68章 神秘警察与重病嫌疑人

第68章 神秘警察与重病嫌疑人


  这最后一页所记载的内容让徐天大惊失色,徐天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然而徐天在自己内心深处依然没有关于这件事情的任何记忆。

  关于这件事的核心内容,还要从徐天帮助陈警官侦破完故事和现实中的谋杀案之后那段时间说起,也就是徐天刚刚接触到执年太岁的那个时候。

  在那次的案件结束之后,徐天整整空闲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故事中的谋杀案距离校园里的恶魔事件这期间,徐天只记得一直在事务所里闲着,每天靠着吹空调来降暑,几乎是每天早上起来一边吃早点一边看新闻。

  上午的时候也会查一查最近有没有发生有趣的案件,下午就只有一边喝茶一边看最爱的悬疑了,几乎每天都是这么过来的。

  可是林医生给徐天的这两本案宗里面记载的恰恰就是在这两个月期间所发生的一起案件,一起徐天毫无记忆的案件。

  案件的起因是在2017年7月24日这一天,当天上午8时许在警局附近发生一起车祸,不过没有人员伤亡。

  因为这起车祸的原因,本来想要出警的陈警官一行人被交通堵塞在警局门前,由于当时还处于上班早高峰的阶段,加上交通事故的原因,导致整条街道发生堵塞。

  就因为陈警官没有及时出警的原因,导致了在五公里以外发生的一起刑事案件遭到了延期处理,等陈警官带着属下跑到另一条街道叫上出租车赶往案发现场的时候,犯罪嫌疑人已经跑掉了。

  本来接到报案的时候犯罪嫌疑人是没有逃跑的,而报案人也正是那个犯罪嫌疑人,准确说就是犯罪嫌疑人在作案之后有了自首的倾向。

  等陈警官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据围观群众说,犯罪嫌疑人在五分钟之前持刀离开,而且犯罪嫌疑人在离开之前接到了一个电话,所以大家一致认为可能是那通电话导致了嫌疑人逃跑。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嫌疑人不见了,短短的五分钟之后消失在案发现场附近。

  那个案发现场属于繁华商业区,虽然当时还没到商场营业的时间,但是周边的办公楼可是已经人流很旺了,上班族都在往办公大楼里面涌去。

  加上道路上有很多机动车来往,可以说是人烟非常密集的地段,而且各个地方的监控都在正常运转。

  大家可能也猜到了,监控没有拍摄到嫌疑人的画面。

  当时案发现场是个街头转角处的一个小商店门前,这里的监控自然是有的,案发经过也拍摄得非常清楚,死者当时正从小商店走出来,被嫌疑人正面连刺数刀,当场死亡。

  嫌疑人在作案之后极其淡定地拨打了报警电话,之后陆续有很多群众走上前去围观,但群众距离案发现场比较远,毕竟当时嫌疑人手上还拿着凶器。

  嫌疑人坐在尸体旁淡然抽烟,期间嫌疑人几乎是一直都在盯着手机看,一直到陈警官带着属下赶来之前的五分钟,嫌疑人把电话拿到耳边,监控还拍摄到嫌疑人的嘴动了几下,在嫌疑人放下电话之后,淡然拾起一直放在地上的凶器朝街口的监控死角走去。

  这之后嫌疑人就消失了,那个街口是通往一座废弃公园的路段,由于已经临近拆迁的工期,所以那附近的设备正在陆续拆除和转移,恰巧案发前一天整条街道的电路都被切断了,原因是需要挪动路面上的一个变压器。

  案宗上记载的非常清楚,警方的推论是,嫌疑人知道那个路段的所有情况,但是不排除激情杀人的可能。

  看到这里的时候,徐天第一个想知道的真相就是嫌疑人接通的那个电话到底是什么内容,在徐天将案宗翻页之后,果然没有失望,警方通过监控拍摄到的嫌疑人嘴型判断,当时嫌疑人总共说了两句话。

  “警察马上就来了,你答应我的事一定要做到,否则我就全盘托出。”

  “好,我知道了,你这个恶魔。”

  这两句话看似关联很大,也不难猜测其中的意思,而后徐天又在下面看到警方查到的那个电话号码已经当时打电话给嫌疑人的那个人的信息。

  朱迪。

  是个陌生的名字,标注是女性,24岁。

  其他什么都没有备注,不过徐天已经看出了这其中的端倪。

  那么接下来的疑问就是嫌疑人到底去哪了,在那个路段肯定有协助嫌疑人离开的人,最为明智的方法就是有人开车在那段路等候嫌疑人,之后嫌疑人上车,再开车混出去,由于当时那段路正处于初步开工的状态,所以道路应该还没有封死,要不然拆迁之后的建筑垃圾也运不出去。

  可是案宗上面接下来所记载的内容却和徐天的想法大相径庭,警方竟然抓住了那个嫌疑人,然而抓住那个嫌疑人的正是那个打电话给嫌疑人的朱迪。

  等等

  徐天瞪大了眼睛,在朱迪的名字后面还有一个名字。

  靳少兰?

  这是靳老师

  徐天记得当时靳老师应该在学校教书,而且那个期间学校应该放假了,难道靳老师在暑假的时候回归办案了?

  这其实也不是最重要的,然而之前那些也紧紧是案件的开始,虽然嫌疑人被朱迪和靳老师抓到,但是嫌疑人在被押送到警局的路上就身亡了。

  嫌疑而的死亡原因是因为吃了过量的药物,经过法医的检测,在嫌疑人的体内发现十二种药物,其中消炎药和止痛药占大比例。

  这说明嫌疑人是一个有重病在身的人,可是警方却没有在本市医院查到任何嫌疑人的病例。

  在两年之内,嫌疑人都没有离开城市的记录,铁路、航线和汽运在两年之内都没有嫌疑人的购票记录,如此说来,在嫌疑人有重病在身的情况下,不可能不去就医。

  这时候徐天突然在脑海里涌出一个千丝万缕的想法,通过自己最近经历的这些案件中可以得出准确的结论,嫌疑人之所以没有就医,很可能有人为他私下治疗,然而能做到这种治疗的地方必定和医学与生物实验沾边。

  徐天想到那个神秘的实验基地,还有听到的各种证言,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闪现在徐天的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