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73章 真相(3)

第73章 真相(3)


  转到徐天视角。

  “那时候林医生看起来对我们充满了第一,其实不然,她一直在我要发生危险的时候出现,但是我一开始弄错了,我以为那些危险全都是林医生做的,但其实每一次都是林医生保全了大家的性命。”

  思彤站在窗前沉默不语,就那样看着徐天,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在我和陈警官勘察火灾案子的时候,那时候的你就像是一个精神科病人一样,看起来神魂颠倒的,说话有时候也语无伦次。有一次你甚至把我吓到,我在事务所看见你的时候觉得你身上散发出一种恐怖的气息,我以为是林医生的过度治疗害了你。

  但其实不然,你只是害怕了,你害怕林医生的接近会对你造成影响,所以那一次我的房间进了人,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一直住在我身边的你。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老陈,我想让老陈抓你的现形,可是老陈失败了,我也失败了。

  在我觉得已经失败之后,和老陈再次商量着对付你的计策,把你送走。

  因为当时你在我身边已经施展不开,我们多方面对你进行夹击,你已经没有了前进之路,但这个时候你也意识到了你自己的处境,你也知道我们在调查你。

  可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对你采取措施,当然,那个时候我们也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或许你是执年太岁的一个忠实的手下,也有可能你是被执年太岁利用的一颗棋子,不管怎么样,在当时都不会对你出手。

  警方把你送去西部,当然你不会那么老实,警方对你的看守当然也是松懈的,我们只是想看看你能去做什么。

  在你离去的那段日子里,我们身边依旧在发生重大案子,有些案子甚至已经威胁到我们的生命。

  就拿我们刚刚来上海的时候说吧!我们刚刚住进旅馆,那一晚恰巧旅馆着火了,那场大火可以说是非常无情,完全没有放过我们的意思。

  在着火之前,我曾经感觉到你出现在了我的门外,那之后我再次犹豫了,本来你可以在我睡觉的时候杀死我,可是你没有那么做,这是我不能理解的。

  你叫醒了我,但那个时候已经着火了,我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是逃生的路却很顺利。

  当我下楼之后,火势迅速蔓延,这件事情我不明白,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没有杀我?还让我逃走?”

  “有些事情不知道更好,你就不能糊涂一点吗?”

  “你想让我怎么做?对你的行为视而不见?你觉得我能做到吗?”

  “我知道你做不到,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也在问我自己,究竟对你这个人有了什么样的感情,我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对的,几次能够杀死你,但都手软了。”

  “所以你把小艾叫来了,在扬琦聚集所有关系人在酒店的时候,小艾是你派来的吧?”

  “这些事情我不想否认,但你既然一直都知道这些事,为什么到现在才摊牌?难道在岛上遭遇暴风雪的时候,我们在树林里的谈话都是假的吗?你一直在演戏对不对?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你接触我只是在追查我。”

  “我同样也无法否认这件事,但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对的,其实我早就可以揪出你,在岛上的时候,你的破绽就非常明显了,陈家古宅的那些人都是你的人,我们入住的第一晚时,我以为是在梦里见过你,但其实那都是真是存在的,我没有做梦,我们真的见了一面。”

  “我以为你当时会问我一些事情,但你没有开口。”

  “我无法开口,你想让我说什么?当面指责你?还是想让我投靠你?”

  当徐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场面突然陷入僵局,两个人同时沉思了起来。

  “你没有别的路可走,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这就是一场抢人大战,谁得到你,谁就赢了。”

  “你是说在岛上最开始的时候吧?林医生已经告诉过我,虽然她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那都是假象,都是有人在演戏,但一开始不是你的人,而是警方。”

  “警方和我都是一个意思,你是个有用的人,应该为我们所用。”

  “你说的你们是什么意思?你承认你是那些人的头领了?”

  “怎么可能?你觉得我的年龄像是做头领的人吗?”

  “我有质疑过执年太岁的存在,或许有很多人都使用过执年太岁这个称号,我不想看见你继续迷失下去了,我也不想再推理下去,告诉我真想,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有为什么,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那么复杂,你只需要回到我,要不要选择我?”

  “我知道自己的责任应该用在哪,现在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你是不是以为这里是你的地盘?你的本意是想把我囚禁在这里,只要我不参与行动,你就能为所欲为。但是我仍然不明白,为什么你会选择囚禁我?直接杀了我或许更好,那样子就不会再有威胁。”

  “我不会杀你,但你错了,这里就是属于我的,从一开始就属于我的,包括你,也属于我。”

  “你觉得有林医生出现的地方,你还有机会吗?”

  “你不懂,到现在你也没有逃离我的手心,我要拿到我想要的,你可以给我。”

  “我从靳老师那里得到过一些情报,你想要的是实验报告吗?”

  “没错,这个实验报告对我很重要。”

  “你可能永远也得不到了,这个时候靳老师那边应该已经快要结束了。”

  “哼!是吗?你应该还不知道实验报告是什么吧?你是不是以为实验报告只是一张写了字的纸?”

  “不是吗?”徐天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已经得到了,我说过,只有你可以帮我得到实验报告,经过我的长久测试,当年的完美实验体就是你,你就是那个研究报告,不,准确说,你已经是研究结果了,你是一个成品。”